简式崂山茶

在家里的一个橱子里,放着这些年攒下的一堆茶具,这可不是我的收藏,是在喝茶上化繁为简后剩下的。

曾经,我也沉迷于使用各式的茶具,仿照书上的做法,尝试各种泡茶的方法,得到了片刻的欢愉,却留下一堆茶具。随着对茶的理解,最终发现,对待崂山茶,极简的方式是最好的。

我在茶艺协会观赏过茶艺表演的一招一式,轻柔自然,具有很强的观赏性。我将茶艺表演当做茶文化的道场,应该具有恢弘的气势 ,而茶对于我们,是生活的调味品,该有品茶的仪式感,但不一定要求非要有泡茶的繁琐的步骤,我更崇尚简单、自然。

在泡茶上,现在我使用的只有三样道具:飘逸杯、茶漏、大茶杯。将崂山茶投入飘逸杯,倒上适合温度的水,隔着茶漏将茶倒入茶杯;或者更简单一些,将崂山茶投入茶杯后倒上热水。这是最简单的泡茶方式。

我更在意与茶相伴的事儿,比如读书。

我崇尚简式崂山茶,实为我入茶不深,但我并不拒绝精工的泡茶方式,在我看来,那是对茶的真正热爱方式,欣赏功夫泡茶,是在现场观看别人泡茶技艺的演示,我也常为这种技艺而着迷当然,我只局限于欣赏。

对茶的温度的感觉,莫过于由屋外进入时能喝到一杯滚烫的茶水了。现在,我很怀念到别人家时,盘腿坐到炕上,嗑着瓜子,喝着茶的日子。

那种旧式的火炕的温度、茶的温度、人情的温度只有在梦中才能见到了,那是极简的交往,却是胜过任何的宴席。

茶,其实很简单,是品茶的人将茶搞得过于复杂了。复杂的东西很难入世的看,看成都街巷里的茶文化,简单一杯茶却将整个世间的人生百态浓缩在茶馆里。如果茶只有表演,那么茶之外,只剩下看客了。看客是场外的人,不属于茶。

在微信公众号“闲茶札记”的二维码上,我写了一句话“以茶为媒,品茶闲话”,茶是媒,是人与人之间的媒介,人与人通过茶交往,文化们在茶中交融。看云南雪山里的茶马古道,影响了千百年,至今,人们还对茶马古道尤意未尽。

2019年的夏天,有幸去云南感受了一番“茶马古道”的文化。虽然商业味道很浓,而透过如枝叶间的光斑一般,许多的传说、真实故事,还是留给前来拜望的游客们。即使茶马古道已不复存在。

在茶文化上,茶本身是简单的,而围绕茶所发生的事是复杂的,简单的人,喝简单的茶,做简单的事,也许,这才是极简吧。

这是本博客的对应公众号,但不是博客的简单复制,有公众号自己的特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