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耕读文化与工读文化 燧石读书沙龙

提到耕读文化,还要从蒋勋的《池上日记》里的一篇文章说起。《对联》是蒋勋《池上日记》里的一篇文章,写的是池上有很强的书法传统,比如蒋勋在叶云中家里见到下田以后的叶太太勤写书法,再比如彰师大教授鲁汉平的书法兴趣是在池上的福原小学受到启发的。蒋勋将池上的这种书法文化归因于来自客家闽南移民强调耕读的文化基因。

春秋战国时期有一位大教育家孔子说过“”君子谋道不谋食,耕也,馁在其中矣;学也,禄在其中矣”的话。因这句话,在历史上,一直有人在讽刺孔子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从字面意思来看,”耕“与”读“是两项活动,”耕者读“与”读者耕“。耕者可以读点书,读者可以耕点田,这是不相矛盾的,不必如孔子那样,将读书太高到最高的地位,要想到,读书的确不是某个职业的特权。这就如池上的农民,在农闲的时候,写些书法,提高文化,陶冶情操,更是种出了著名的池上大米。读书与耕田是可以结合的,所以,我并不赞成孔子的结论与说辞。

在中国的历史发展中,一些知识分子以半耕半读为合理的生活方式,以”耕读传家”、耕读结合为价值取向,形成了一种”耕读文化”。颜之推在《颜氏家训》中说,如果只读书,不了解农业,不参加农业劳动”治官则不了,营家则不办”。通过农业劳动来体味人生,才能当好家,作好官。

上面讨论的是耕者是否应该读书,读者是否应该耕田的问题。

时代更迭,历史来到了现代文明,社会成员的组成变得多元化起来,耕者的人数少了,读者的人数多了。上学读书不再是少数人享受的特权。在今天看来,似乎每一个行业与群体都有“读“的必要,人不再是只为填饱肚皮而活着了,人有了更高的价值追求了。所以,无论是上学还是读书,都显得尤为重要。

阅读不仅是为了学习技能,也是为了提高个人认识世界的能力。

大批农民进城务工,成了工,而城市里的人在职业上的身份属于职工、员工等。成了工,需要在技能上不断精湛,而技术是需要一定的文化基础与氛围进行推动的。如果我们只谈技术,技术就不会有想象中的那么快的。

谈到读书,几乎每个人都直到它的重要性,当提到一个问题的时候,总有人说“多读点书“,而在行动上,却鲜有人会真的捧起书来读。娱乐的东西太多,替代了人们阅读的关注度了。时代在进步,曾经的耕读文明变不了工读文明,这是一件可悲的事情。在我们追逐着物质财富的时候,你发现没有,抓到手里的只有数量上变化,却少了质量的高度,比如我们常说的审美能力,这一点真不如那些在池上种米的农夫们了。

这是本博客的对应公众号,但不是博客的简单复制,有公众号自己的特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