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田之美

乘坐速度如飞的高铁,在山川间穿梭,天地在车窗前晃过,如幻灯片里一张一张美丽的田园诗图片。每看到这些“图片”,总有相要下去看一看的冲动。当走出车门,踏上站台的时候,那些美丽的风景已经远离我们了。

《池上日记》是蒋勋先生在2014年秋天到池上驻村时写下的、拍下的一本散文,只翻看书中精美的图片,即可感受到池上秀丽的风光。正如我们在火车车窗里看到的那样。

昨天,我拍了几张建筑物的图片,因为要展示全景,离着建筑物远了一些。图片出来的时候,相片并没有那么通透,一层薄薄的雾气弥漫在画面上,给图片增添了朦胧的感觉,这是雾霾的杰作,可我并不想要这种朦胧感。

在雾霾面前,人们开始怀念蓝天白云的日子,想象着身处草丛森林间,向往着“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怡然。实现这种日子,需要一个前提,自然里有这么一个地方存在着。

昨天,看了一个新闻《长江白鲟被宣布已灭绝》,国家动物一级保护措施也没能保住长江白鲟。当我们坐在装有暖气、空调的房间的时候,野外,动物们却在经历着生死存亡。如果有一天,当我们走出房门的时候,却发现外面的世界如末世电影里呈现的情景时,人的认知,还是认知吗?

《雪国列车》里有一个情节,底层的大众靠着用蟑螂制作的蛋白质块维系着生命,蟑螂与人的生命成了一个闭环的系统。然而,有谁能保证,在现实中不会出现这样的情节呢?比如现在被吵得沸沸扬扬的人造肉。用豆制品添加肉味的添加剂成了素肉;用一块碎肉“繁衍”出一块算是真正的肉。这算是保护自然吗?我却觉得,这是人类在远离自然,当人类不用从自然里攫取食物的时候,自然对于人类来说是没用了。就如此刻,我们看着长江白鲟被宣布灭绝的时候,似乎并没有影响到我们的生活,自然里的生命形态少了一种。

当自然不再适合生命存活的时候,还能有田园的感觉吗?会不会,那个时候的田园就如我们在房间里制造的“种盆花,养只宠物”呢?

人类的科学家在努力的研究如何摆脱自然,而朴素的人却在思考如何融入自然,现在,当我们选择牛肉的时候,我们会考虑是不是有机的肉,而当人造肉兴起的时候,我们选择牛肉的时候,是不是就要选择真肉或假肉呢。

这是本博客的对应公众号,但不是博客的简单复制,有公众号自己的特点。

农田之美》上有6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