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心所欲的吃鱿鱼

题记:成堆的鱿鱼堆在码头,等着船长坐阵分发,小孩子们见惯了鱿鱼,在鱿鱼堆之间追逐打闹;对于孩子们,有一个乐趣,那是替大人们抓阄,分得鱿鱼外的其它鱼蟹。

遇到家乡的一个小姑娘,聊家乡的事。家乡的地域不是很大,而且交通相对比较封闭,许多人和事都有共同的轨迹。

不仅是家乡,许多地方的人和物都在发生着变化,事件久了,也就物是人非了,只留下记忆。

小姑娘的村子在我们村不远,小时候在那里呆过很多年,经历过很多多年前的事,也听说过很多往事。

村子以前是个渔村,村民靠捕鱼为生,村里的青壮年劳力一般都是渔民。村民循着季节,就像收割地里的庄稼一般,在不用的季节,去海里捕捞不同的海产品,这个季节载着蟹网去海里捕捞梭蟹,那个季节带着虾网去海里捕捞对虾,到了鱿鱼的季节,载着鱿鱼的网去捕捞鱿鱼。

每次渔船回港,是村里最热闹的时候,全家老少齐上阵,将属于自家的那份收获搬回家,晒、腌等方式存储着,到了集市时间去售卖,换回收入支付生活的开支花销。这就是渔民的生活。

大家亲眼见过成堆的鱿鱼吗?那一堆一堆的鱿鱼摆放在码头上,海水、鱿鱼的墨汁混合着横流。有的时候因为捕捞回来的鱿鱼太多,来不及用秤,就用眼力分辨鱿鱼堆的大小,大差不差的分好堆,让船员抓阄,得到自己的那堆,有点赌博的味道。在鱿鱼之外,还有些鱼蟹,也按照每条船的人数,分好份,抓阄带回家。这个时候往往是小孩子们的时刻,也模仿着大人们的样子,搓搓手,在几块纸团里捡一个,展开了,看一眼再交给大人,然后问结果怎么样,得到的答复总是“很好”。

码头上,人们穿着水鞋在鱿鱼堆间穿梭,分鱼(与分马同)的喊叫声,女人的笑声,铁盆的碰撞声、与渔船的马达声交织在一起,奏出渔港的交响曲来。

现在的海洋捕捞,越来越机械化,不仅是捕捞的机械,还有捕捞的工作方式,大马力机械,全套的冷藏设施,再不用将鱿鱼带回家储藏,基本在码头一次性转给批发商,渔民也成了海上的流水线工人了。

随心所欲的吃鱿鱼》上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