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影成三人,是上乘的喝法

《生命大美》之《温一壶月光下酒》里有一段话:

喝酒是有哲学的,准备许多下酒菜,喝得杯盘狼藉是下乘的喝法;几粒花生米和一盘豆腐干,和三五好友天南地北是中乘的喝法;一个人独斟酌,举杯遥明月,对影成三人,是上乘的喝法。

虽然喝酒数年,不曾自己喝闷酒或欢喜的酒,每次喝酒必是宴席或者与朋友一起。装模作样的点一桌菜,然后备足够喝的酒,急急如律令,只至最后人仰马翻,杯摔瓶碎。今天,读到这篇《温一壶月光下酒》才知道,喝了那么多年的酒,感情喝的都是下乘的酒,怪不得我最终远离酒精,不在贪杯。

记得有一年,在单位值班,巡逻至半夜,与两个同事无困意,决定去街上喝一小杯。遂锁门关窗,偷偷溜走,在街边找了一家小菜馆,一人点了一个菜,拉过一箱酒,每人把着一瓶,开始喝起来。

在那种情景下,菜只是来装样子的,每次碰杯,全干,大家相互监督,一滴也少不了,更像是拼酒。

到底喝了多少酒,谁也不记得,只记得饭钱、酒钱是给了的。三个人,相互搀扶着,摸爬滚打的走回单位。

第二天醒来,头痛欲裂,虽然脑中的事还算记得清楚,但血管里的酒精还未散去,依然在麻痹着神经。为了检验自己是否还有酒意,故意沿着地面上可见的直线条走路,也眼见着自己不由自主的左右摇晃。

头脑清晰,肢体依然醉着。

后来,据同事们说,那一整天,办公室里一直弥漫着一股浓烈的酒味。

自那次酒后,我总结出,三人一起喝酒,必大醉。所以,在那以后,只要是三人凑在一起喝酒,我必然要再多邀请一至两人,不让三人斗酒的情形出现。

再再后来,酒也戒了,不再忍受酒后的痛苦了。

对影成三人,是上乘的喝法》上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