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处理街头摄影的肖像权问题

那年被骑友约着去海边骑行,中途休息,我俩抽了一根烟。就在我们两个扶着自行车吞云吐雾的时候,一个摄影爱好者,拿起相机伸到我们的眼前,让我们看她拍摄的相片。相片的瞬间是我俩在相互点烟的时候,我们都穿着黑色的阿迪上衣,带着样式差不多的头盔,嘴里叼着烟,打火机的火苗在两根烟之间。放到现在再回想那张相片,摄影师的抓拍还是很错的。摄影师要我们的邮箱要发给我们,嫌麻烦,没想要相片,也没有给邮箱。估计,那张相片肯定是发在某个博客上了。

对于拍摄陌生人来说,肖像权是一个很敏感的话题。这是一个被摄影师经常讨论的问题,也是被很多人忽略的问题,包括被拍摄者。在《镜头中的生活》中,作者卡莱布莱斯也提到关于肖像权的问题,当她拍摄某个主题时,会与镜头中出现的人签订一个协议,以确保这些图片能够顺利出版。

对于一般的人而言,虽然口口声称肖像权,可又迫不及待的想要在大众面前展示自己。我曾经拍摄过孩子上培训班的相片,并发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里。一次,与孩子的老师谈起我拍摄的相片,我问老师,是否有家长跟他提过肖像权的问题。老师回答,没有人,现在的家长都希望通过各种途径展示自己的孩子,谁会去管这些问题呢。最后老师补充了一句,抖音这么火,也不无道理的。

我曾听到一位搞了很多新闻的人说,人人都希望在新闻中看到自己的名字和相片,当然,新闻必须是正面的。

现在有很多新闻机构改制,脱掉了事业单位的外衣,变成企业化管理,连记者都变成合同工了,那么,以前记者拍摄大众的肖像用作新闻的合法性,在今天,是否依然不算侵犯肖像权呢?如果企业性质的新闻机构享有以前事业单位性质的权力,像我等小作坊性质的自媒体是否也应该享有这个权力了呢?在新时代下,这个问题有必要重新理清。

提到肖像权,不得不提的一个与之相关的问题,那就是版权的问题。

前一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视觉中国”就被全国人民及机构给嘲讽了一番。

其实,对于视觉中国的版权问题,我觉得它挺冤的。大家混淆了自己所认知的版权。其实,视觉中国卖的是相片而不是“LOGO”的外形。比如某个银行,有自己的LOGO外形,一般人不能使用这个外形做产品,但是这个外形可以拍摄吧。拍摄出来的相片就有使用价值了,比如一个记者要用一张相片,不能亲自去拍摄,就可以购买这张相片,甚至是某银行自己要用,也要购买,如果不购买的话,银行还要自己拍摄,或者找摄影机构去拍摄。其实,一些企业的LOGO被拍摄传播,本身也是宣传。

视觉中国卖的是图片的质量,他们是专业的。关于图片质量,我曾经历过一件事情。一个朋友要做一个5米高、20米长的海岸线宣传板,一般的相片是做不了那么清晰的。他曾找过我。我的相机像素根本不行,更何况,要拍摄那么一张相片,不仅需要合适的时间去拍摄,更要有足够的技术做后期,当一张相片的像素太大的话,还要有好的设备进行处理。这是非专业做不了的。最后,还是花了一千多块钱从往上买了一张。能够拍摄一张一亿像素相片的相机本身也不便宜,那也是成本。

一般企业保护的版权,就是不能在自家的店铺上挂别人的招牌,例如我们做一个跟新浪一模一样的网站,这就侵犯了别人的版权了。至于我们拍摄新浪网站的一张相片进行问题的说明,那是不算侵犯他们版权的吧。

如何处理街头摄影的肖像权问题》上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