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祖屋成为别人实现田园梦的地方

在徽州的西递村有一家叫做猪栏的酒吧。这家酒吧开在西递村的一座老房子里。房子是酒吧老板从一位复旦大学的离休教授哪里购来的祖宅。祖宅在售出之前被当地人用作猪圈养猪。猪栏酒吧的老板购得之后,花了两年的时间进行修葺、还原、定位,最终成为猪栏酒吧一店。(见《碧山10:民宿主义》)

许多祖屋被儿孙卖掉,与猪栏酒吧的经历相似,村里的某一辈人走出山村进入城市,成为名副其实的城里人,疏于对祖屋的照顾,最后折一个价格卖与外人。在一些地方的农村里,对于村里的老房子,实际上有许多人在盯着的,比新开盘的楼房还要抢手。

祖屋,对于农村的人来说,是一个住所,而在另外的人那里,则变成了桃花源,变成了静养心灵的地方。《鹅鹅鹅》的作者二冬即在终南山租了一处民房,每个月发一篇关于终南山的生活琐文,每一篇的阅读量达到几万,打赏的人数也有几百人。

乡野之局的惬意,除了我们熟知的《桃花源记》,在国外,最为著名的要数梭罗的《瓦尔登湖》了。只不过梭罗是一个实验主义者,当初他住在瓦尔登湖畔,是为了求证人生存下去到底需要多少生活资料。后来,被读者们将《瓦尔登湖》归结到“归隐田园”中去了。

最近,我在当当APP里淘书,遇到一本书《借个院子过生活》,在内容介绍里,我读到下面的文字:

五个男人,借了个院子,把它改造成民宿和文旅空间,一年零一春,他们居于徽州,亲身体验了古城的四季变换,才终于懂得了诗意栖居的真谛,那里守住了中国人骨子里的温和与从容,平凡朴素的生活里,蕴含着深刻的人间情感。

从字里,首先读出的是民宿推广的一种形式,而这种类型的书能够被吸引,首先是读者心里有一个田园的梦,特别是生活在城市里的中产阶级,他们是各种民宿的常客。

现在,城市里的相当一部分人上一代或上某一代是舍弃了家乡“祖屋”的,而骨子里对田园的依恋却深入骨髓了。当衣食无忧的时候,重新燃起了田园梦。

田园,对于一些人来说,终究是一场梦了。

最近几年,晓望村及周边村里的闲置民房成了租住的抢手货了,也不是如丽江古城里那种租来做民宿或者是经营其它产业的,是真正的租来居住的,往往是这家的房子没到期,已经有几家人揣着钱在等着了。

虽然农村的生活还不如城市便利。

那天,爬二龙山,遇到同姓表哥,问我,是否知道租他房子的住客还租不租了,如果不续租,表哥自己要搬回去居住,这几年住商品房里,总感觉少了些东西,不如住在祖屋里踏实。我想,这算不算是田园梦也开始影响到田园人了呢?2019.9.19

当祖屋成为别人实现田园梦的地方》上有2条评论

    1. 芦苇叔叔 文章作者

      丽江古镇就是资本进入的实例。
      不用资本进入,本地那些有投资头脑的人,也会盯住这块蛋糕的。
      不过,没有资本进入的乡村,一般人还真不会到那里去。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