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山10:民俗主义》

民宿是一种情怀,是城市化进程中,人们回望与自然关系的一种方式。

卷一 专题

在《民族主义》的第一篇《一个孤独的大理民宿主的遐思》,作者古拉格给我们讲述了民宿主在大理经营民宿时遇到的种种磨难。其实,大理、丽江、洱海的民宿经营都是比较早期的,作为最早的试鲜者,围绕民宿的各派人物,具有开启时代的先行者。而民宿时代的开启,与其它任何时代的开启一样,需要在杂乱的秩序中找到平衡,这是一个必然的结果。古拉格的遐思,正是在杂乱后的一种思考。

在民宿届,或者本书里,我们经常听到日本、台湾的民宿形式,无论是日本还是台湾,他们民宿的混沌期已经是过去式,现在已经建立了相对完善的民宿管理体系,所以才会被称作教材。

因地域、文化的差异,日本与台湾的民宿形式,并不能连根拔起,移植到我们的体系里,让我们希望的形式必然要经历一个幼稚到成熟的过程。

在后一篇,龙玉霞的《今夜,谁为你奉茶》里,就为我们展现出一个相对完善的民宿经营体系,《一个孤独的大理民宿主的遐思》就变为《今夜,谁为你奉茶》的前车之鉴了。

经营民宿是一种情怀,而情怀之下,依然是商业活动,这里的情怀依然不是纯粹的情怀。我们不敢怀疑民宿主的情怀是不是真切,而这种情怀是自我的,与他人无关的,所以,在民宿上,并不能要求民宿产业链上的每个环节都有情怀。所以,摆着姿态,才能长久发展。

《民族主义》里,让我比较认同的一种观点是:民宿与当地的文化融合,最先,这个观点在《移居莫干山》(王峋鹏)里提出,后来《从西递到碧山:猪栏酒吧十年记》(寒玉)、《乡土遗产到民宿》(杜凡丁)等,都有融入乡土文化的表述。

农村,是那里的人在山野间,用时间建立的生活秩序,这种秩序并不是固若金汤的,很容易被社会文化所侵染,现在我们在去看那些古村落,保存完整的,多数是被交通不便,没有跟上市场经济发展的步伐。

在民宿界,两个一直被提及的地方是日本与台湾,《台湾民宿的多样风景》(林小薰)、《日本的学习型民宿》《朱惠雯》,这两篇文章实际上是以两地的民宿经营的例子,给大家介绍两地民宿经营的组织体系与经营形式,正好与前面文章里关于民宿的各种困惑做一个对比。

卷二 去国还乡

《关于茅贡计划的几个关键词》(左靖)、《佑我后:渼坡图像史》(雷子人)则向读者介绍对村镇文化的整体开发,用当地文化创造另一种发展的可能。这种创造是立体的,超越民宿的。《关于茅贡计划的几个关键词》里就提出空间生产、产品生产、文化生产三个纬度的开发。

卷三 行动中的民艺

《自然家十年工坊路》(杨青)是自然家扎根于乡野,借传统手工艺,用专业艺术形式进行现代化产品开发,是对传统手工艺的传承,也是对传统手工艺的提升。
卷四 传承与表现

《风雅的行进》(黄玉洁)写作者去日本学习茶道的过程与思考。中国的茶传入日本,被日本再加工,而我们却忽略了茶的文化,反过来,近几年在社会上出现了日本茶道的潮流。应该反思的依然是我们,在历史的进程中,我们到底该如何传承我们的文化,提升我们的文化。《自然家十年工坊路》也许是一种方式。

卷五 乡土建筑:教育与保护

《民间的力量——『法国最美小镇协会』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与发展模式的启示》(雷彤娜、李秋香)是对法国最美小镇小镇协会的发起、评选、运作的调查报告,以及调查结果对我国保护传统村落提出的启示,提出发动社会力量对传统村落进行保护。

卷六 艺术介入社会 卷七 品书 卷八 读影 卷九 观战

从前五卷,可以看出,无论是民宿还是传统村落的开发与保护,无一不是以艺术的手段,《民宿主义》的最后三卷,是对艺术对生活作用的延伸。艺术与生活交融,汉宝德在《如何培养美感》中指出,首先要做的是提高大家的艺术欣赏水平。生活离不开艺术,但艺术也不能生硬的插入生活,只有建立生活的艺术的基础,才能构建艺术生活的蓝图。

《碧山10:民俗主义》》上有1条评论

  1. Pingback引用通告: 当祖屋成为别人实现田园梦的地方 | 纬八路生活随笔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