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热烈的毒太阳

九月,明显的感到秋意,田野里渐见黄色,早晚里,身上也需要添加衣物了。秋天,有许多难得一见的碧空万里,或者有一抹云,蓝白相间,天空更加的有生气。孩子嚷嚷着说,天空里有了许多的小动物。上午路过胡同口,听到邻居阿婶们在闲谈,说,今年的秋天干的厉害。

我也发现这个问题,小河里布满青苔,那是河水断流才会出现的。有村民在河里洗衣物,洗衣粉的泡沫不再随流水而消散开,而是在水里铺开了一层白色的“雾”,留在本就泛黄的水中,让人不再想去河里欢快的撩一把水。

中秋节,海货出奇的贵。村中有一村民,贩来鱼虾在村中卖。中秋节当天,留出一盆虾虎端给老母亲。老母亲不舍得吃,说,虾虎经常能吃到,不在乎中秋这一天,还是拿出去卖掉吧。那一盆虾虎以50元每斤的价格买光了,得钱几百块。

都说靠山吃山,靠海吃海。与海离得近,不一定就有虾虎吃。亲戚在中秋节当天,顶着风去海里忙活了一天,收获颇丰,所以在下午的时候,送来一箱子,里面装满了鱼、虾、蟹。

吃着真是痛快。

虾虎肥,本来想拍一个视频教大家如何扒皮的,我可是公认扒虾虎的高手,可是只顾着吃,把这个重要的事给忘记了。

村里的田地虽然大部分被种上了茶叶,但仍有部分村民会留一巴掌大小的地方种上一些时令蔬菜。茶叶换成钱再去买菜,没有直接种菜便宜。经济实惠一直是农民奉行的最高准则。

陪孩子在村里闲逛。

遇到小时候的玩伴。遂站在胡同口攀谈起来。我在胡同口见到大小的石头,还有散乱在地上的工具,问同学,现在搞石头了?同学说,工作之余,搞点副业。我问同学,会雕刻造型吗?同学说,不雕刻,保留石头的本来造型,只抛光。我觉得,这比雕刻龟、兽等更要难一些,让我想起了中国的山水画。

对于一个不纯粹的以农为业的村庄来说,人们开始不再有固定的职业,每个人在不同的工作上担任不同的角色。早晨的时候是茶农,上午、下午是某个单位的职工,晚上又变成了手工艺者……

秋天干燥,上午九点开始,头顶的太阳格外的热毒,也晒得人头皮发麻。村民们不会关注空气的温度,走到田间,继续忙碌每天的生计。这让村中安宁了许多。

村中景区有一条盘山路,是游客的下山之路。路上有一个所谓的检票口。路过那个检票口,门开着,能看到里面有一张小床,床上躺着一个人,正呼呼大睡,鼾声似雷,传出很远。

在检票口的北面,有一男一女两个游客,形色慌张,拿眼只瞟那个收费口,因为背着门口,两人不知道值班人正睡得天昏地暗。想来,这是两个从景区出口逃票上上的游客。当两人走过检票口,发现检票员正睡着觉呢,才边装作游览,边向远处拐角逃离而去。

这个情景被我看到,本想用相机拍下当时的情景,可转念一想,图片出来了,对于景区管理来说,就有了证据了,不要害人丢掉饭碗,遂打消了这个念头。

中午回到家,饥渴难耐,灌了一通水。又感觉饥肠辘辘,见桌上有一盆海蜇,不管三七二十一,吃了一碗,香、凉,真是美味。

孩子突然想去钓鱼了,拿了装备去了码头。海里正是满潮时刻,加上风大,海水拍打到了码头上。看着湛蓝的海水,实际上,是不适合钓鱼的。海边早已有人在钓,过去看看,基本没有收获。

码头上的海鲜小市场,有几个摊位在卖海鲜,引了不少人围过去。好海鲜已经被贩子收走,只留下几条小鱼和死去的虾虎。2019.9.14

本文将图文并茂的发布于微信公众号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