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笔记:寻找记忆

给出发找一个理由,这个理由是与大家在一起回忆小时候的事,可是现在能够留下的只有记忆了,曾经玩耍的许多地方,都被拆拆建建的,没有了原来的踪迹,这就成了我旅行的理由了,我要去一个与记忆里差不多风格的地方,去山寨的感受一下曾经的记忆。景点遍地都是,想要找一个与记忆类似的地方,是不太容易的,不过这难不倒万能的网友,在将我记忆力的模样描述出来后,很快的就有了回音,这个地方在山东的一个小县城里还保留着那个时期风格的建筑,只是数量不太多了。

趁一个假期,乘坐便捷的长途汽车就出发了,这次的目的地不是旅游景点,而我的旅行恰类似于一次出差,我要去寻找的是八十年代的老机关楼或者是厂房,木头门,水泥的或者石粒的墙面,三四层的高度,这是我小时候随处可见的、经常出入的,现在都被换成了时尚的、舶来的高楼大厦,现在残存下来的,也只能说是残存下来的,只有只砖片瓦了。安顿好了住的地方后,带一瓶水顺着服务员的指引,来到这次的目的地,这条街上的8、90年代的建筑如同靠着南墙根晒太阳的老人一般,静静的矗立在那里,四周拔地而起的新型建筑慢慢的吞噬着这里,或许在一夜之间,这些当年立下汗马功劳的建筑就会在机器的轰鸣中被拆解掉,然后填到某一座建筑的做地基了。

当年,这些楼房里每天穿梭的少男俊女,现在也已经是满头的白发了,曾经期望在这样的楼里接替父母的理想也随着这些楼房的拆除、闲置而烟消云散,“我们工人有力量”似乎还回荡在楼宇间的院落里,工人这个词,现在已经没有了先前的含义,由农民、工人合并为了农民工。这不是一个职业的身份,有了这个身份,也就没有了职业的身份。

我对这些楼房记忆的理解,那是一个似家非家的地方,进得楼里劳作,却没有生活与工作的完全割裂,是一个组织的上的家,工人的小家里有点鸡毛蒜皮的事,首先想到的是找厂里的领导,而且还挺管用的。如果现在这里被一座现代化的办公楼代替的话,楼里的人每天匆匆忙忙的来到这里,做够了时间,夹着手提包赶回家,像是两个空间的人。

站在楼的门前,那种自动闭合的木头门,用手轻轻的推一推,还能用,只不过没有当年的力道了,就如同这扇门一样,当年楼里造出来的东西都是耐用型的,也许现在一些地方还有余下的物品在继续被人使用着,不想给它们打上商品的名字,商品用在它们的身上就是贬义的了。

当初这些楼房建造的时候,可不曾想到它们只能存在于世间只有几十年的世间,轻轻抚着墙面,那分明是做好了冲击百年建筑的准备,抵抗得了自然的风吹雨淋,却躲避不了机器的轰鸣,这就是这些楼房的命运。如果再不抓紧看几眼,留几张相片的话,就真的没了。2016/2/6

旅行笔记:寻找记忆》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