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茶枝,煮水泡茶

曹操有一个儿子叫曹丕,也就是历史上的魏文帝。在成帝之前,曹丕为了争夺帝位,杀死自己的哥哥曹植。曹植为了表示对曹丕的不满,写下一首诗《七步诗》:

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帝位的争夺,在历史上并不少见,那是人伦的政治现象,不在于我们的生活日常中,虽有为了家产勾心斗角的兄弟姐妹,却还是亲情的。

最后一茬秋茶采摘结束后,茶园里的茶叶就要准备进入休眠期了,茶农将整个采摘季节留下的来不及拾掇的活儿,在秋季后进行统一的整理、收尾。

在这里,有一项很重要的工作,给茶叶剪枝,就像园艺工匠一般,将那一垄垄的茶叶修剪成圆润的灌木丛。修剪,并不是为了美观,是为了茶叶更好的生长。

修剪下的茶叶纸条,被茶农一捆一捆的扎好,堆在田间地头,成了柴垛。虽然村里在做饭上,已经开始用燃气,也有了各种用电的炉子,但是,有一个火炕,依旧是农村的生活习惯,这些剪下来的茶叶枝丫,就成了冬天绝佳的取暖燃料了。

一天,我突发奇想,用茶叶枝条煮水泡茶如何?

可我在当时即想起曹植的《七步诗》,是不是太残忍呢?

可又一想,帝王家的事,本就不食人间烟火,我们小民的事,是人间的烟火,烧水冲茶,如田间草木的枯荣交替,燃茶叶的枝条,是为了茶叶更好的长。

我没有精致的小炉铁壶,只有火灶与大铁锅。锅里油腻气太重,煮出的水,有肉的油。有办法解决,用一锅一锅的热水化掉铁锅的油腻。

记得小时候,冲茶的热水也是从铁锅里烧开的,铁锅见到的油水少,也就没有了油腻气。现在,顿顿的肉,让锅也变得油腻起来。

屋门口放着一小堆的茶叶枝条,早已晒干,烧火的时候,抽一把,塞进炉灶,让它慢慢的燃,锅里就有了恒常的热度了。

柴与炉灰,开动最大的马力,一锅、两锅的将水烧开,锅里出来的水,慢慢清澈起来。试着,泡了一壶茶,略微有点锅的味儿。

过去,有各种烧水的小炉子,为了没有烟火气,炉子改做用电的电磁炉、壶。当最后一个火炉丢进垃圾桶的时候,人们又开始怀念火炉了,因此,各种小火炉以精致的做工,搬上了桌子,成为茶文化的一部分了。

人是很念旧的物种,对于火的怀念,可以追溯到原始人在山洞里烧烤食物的时期。这是人的基因里印记着的自然。

在《乌合之众》里,作者讲人们的民族性格是下意识的,而人对自然的向往,却是骨子里的,即使是身处商品房里,也不忘布置一个自然的外形。在这里,放置炉子是不可能了。

冬天里,有取暖的话题,却没有了炉子的位置。在农村,为了火炕,火炉还得留着,有了火炉,也就有了一壶壶的开始,也就有了那一壶壶的茶。所以,在茶馆里,为了茶而营造的火炉氛围,在茶的家乡,就如同呼吸那么简单。

现在的楼宇,越建越高,离土地越来越远,没有那么多的潮湿气需要炉子去烘烤。人的思想却有了潮湿气了,积攒多了,就要发霉了。

放在桌上的小火炉,是一个踏实的象征,有了它,人会变得纯粹,如同炉中的炭火,温暖而明亮。2019.2.10


博主的微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