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年

有些人说,现在的年味越来越淡了。

年味哪里去了?

很多人说的年味,不是物体散发出来的味道,不是几个传统的年的文化活动。年味,其实是人味儿。

在春节前,几个同事在有限的春节假期里安排了外出旅游的活动。我挺纳闷,难道过年不用去走亲戚吗?果然,我发现了这个特点,其实,现在的人面临的是亲戚荒,不再是七大姑八大姨,也就可以节省出很多的空闲时间出来。

有时候,在过年的时候,要约几个同学聚一聚,电话一打,不是在亲戚家,就是在去亲戚家的路上。与一些朋友聊起来,那亲戚的阵容真是不一般的强大,要不说过去说“正月”,那的确是在一个正月都在走亲戚。

大家对过年走亲戚,特别是年轻人,都颇有微词,说白了,也是因为一年到头,没有生活上的交割,大家都在各自的轨迹上,生疏了。

以前,人口的流动性小,大家闷在一个小区域内,真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总之是有生活交织的,感情上也算是浓厚一些。

现在,社会的带动,开始用通讯工具拜年了。一个电话,甚至是在微信里群发一下,就算是拜年了。时间长了,一个人也就变成了一个数字符号。这还比不上游戏上的一个账号,一个名字,一个形象,还有一起玩游戏所了解到某个操作账号者的实际的生活上的点点滴滴。人,把自己的情感倾注到一个数字形象上了。

电影《阿凡达》,一个实际的人,一个虚幻的外星人物,对于实际的人来说,他的周围的人,认同这个实际的人;在外星人面前,那个虚幻的人物是它们的认同。哪一个是真实的?坐在电影屏幕前的我们,也会迷惑。也许,我们会认同那个虚幻的人物吧。因为我们更了解它。

虚幻的东西,很容易让人迷惑,陷入其中。现在很对人真的陷入其中了,比如,在微信里谈天说地,一旦见了面,却无法交流,那是因为两个人通过幻想,给对方虚设了一个形象,只有符合这个虚设的形象,才会产生共鸣。

这种情形是时代发展带来的,是这个时代的特点,那么,我们是否就应该被淹没在这种时代的数字化当中呢?

有一个时间段上的人,经历过数字化前与数字化的当时,可能对两个时代进行对比,那么,完全成长与数字化时代的人,该如何去对比呢?他们是否会误以为数字化就是真实的世界呢?

这是很有可能的。

通讯的发达,不仅将人的形象数字化,生活里的许多事,都在向数字化靠近,人类活动慢慢的被数字化了。其实,生活本身不会被数字化,可为了数字化的完成,我们改变生活去满足数字化的格式,这才是让人担忧的问题。

数字化,其实是将生命的格式化,我们在以个体的标准看待自己的生活的时候,而实际上,更多的个体是在朝着一个共同的方向,以标准的步伐前进。大数据的结果,告诉我们的,其实就是这个现象的问题。

在我国,幅员辽阔,有了各个地域上的独特文化,每个地域上的人,是对自我文化的认同。现在呢?一种流行文化生产出来,很快就会被复制到几乎每个地方。文化,也没有了差异性了。

一个人能有100个点子吗?不能!可是,一百个人却可以有100个想法。一百个想法,以复制的手段来做,最终会汇聚到一个上面。另外的九十九个就湮没了,也就没有了差异性了。2019.2.9


博主的微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