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线以下城市

二线以下城市在微博里看到一个问题,是题主教别人的父母(高龄)卖掉县城的房子去投奔大城市的孩子。

我想说的一个问题是,难道就这么轻易放弃在县城的所有吗?

人是有感情的,包括对人、对物。从以后的发展来看,的确卖掉县城的房子去大城市是家庭发展的一个环节,而我们同时也要看到,成城市反而并不是大家的最终目标,很多人其实在心里埋藏着一个落叶归根的心理的,特别是随着年纪的增长。

城市化进程,让许多方便的农村变为城市,人们离土地越来越远,人与泥土的距离变为水泥的厚度。
多少人梦想有一个带小院的平房。然而,能够接触到的平房越来越少。

在我的老家,平房的出租是供不应求的。我很庆幸,老家没有拆迁,我依然可以回去享受真正的田园生活。每当我说起回老家的时候,别人是那么的羡慕。

过年去给亲戚拜年,知道那里要拆迁,许多房子的建设都停止了,如果没有拆迁这个事的话,我想许多的门前屋后会被种上一颗果树,或者某一面墙会被修葺一新,但,等拆迁的机械赶赴过来的时候,这里将被夷为平地,只有满眼的碎砖破瓦。一个村庄也就结束了他所有的历史印记。

城市人喜欢乡村的环境,特别是一些有点姿色的地方。除了会被限制添置房屋外,那里一把也会被禁止修葺房屋。一些外地的人会垂涎于那里的环境,想方设法在那里租置一套民房的。

这种租来的,也只是暂时的。

一些村子里的房屋,一辈一辈的传下来,虽然有些破旧了,但正是这种破旧,让房子有了古韵。《碧山:民宿主义》中,那些租房建民宿的人,总在想方设法的保持建筑的原有味道,而不是添置一处现代化的时尚旅店。

一个地方的文化,之所以能称得上是文化,其实是一种历史的传承。在慢慢的历史进程中,一点一点的积累下来的。而这些长年累月的积累,遇到拆迁,所有的都将化为泡影了。

这是非常可惜的。

作为乡村的人,都是希望搬到高楼大厦里去的,不仅有明亮的落地窗,还有城市的氛围。

那只是一时的新鲜罢了。多年以后,那些人仍会怀念平房的时光的。

在每年的春节时,总有人会感慨年味的问题。年味即是一种文化,当我们在某处单元房里,吃着丰盛的年夜饭,看着换谈不换药的春节联欢会的时候,是否能体会的到年味呢?当然,也包括我们的下一代,当他们成长起来后,会如何评价儿时的春节呢?是有年味?还是没有年味。

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如何能回到故乡去。

当我们在城市里安了家,有了爱着的家人时,是否就真的安家了呢?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回老家,我们称之为回家,回那套单元房,也说是回家,到底哪里是家?

给孩子报户口,有个籍贯一项。不知该如何填。后来知道,籍贯是跟着爷爷的出生地来填的。孩子现在在地域的归属上,与籍贯却没有太大关系,除了回爷爷家。

大城市的确让人向往,在那里,能够享受所有的便利。可是,人总不是只追求便利的。总会有一种乡愁的东西,当有一天,真的在故乡里没有一点牵挂的时候,就变为真正的游子了。2019.2.7


崂山茶

崂山茶购买微信

二线以下城市》上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