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饭食

晚饭要一个人吃,不准备开火,到外面对付一点就行。

吃什么,一直是一个不好解决的难题。我努力搜索着脑中记着的楼下那些饭馆,在远一些的,去的路,也让人为难。

在小区门口的马路对面,有一家拉面馆不错。通常,面条类的食物一直是我解决时间问题的饭食。

面馆里的人不多,只有两桌,一桌已经吃上了,另一桌如我一样,也在等着上面。

专门的面馆,面上的也快。我要的是刀削面,我喜欢刀削面的劲道。

吃了不几口,面馆涌进三个人,坐在桌旁,各自要了自己的饭食。最先上来的是牛肉炒面,点它的小伙子并没有立即吃,他在等着同伴的蛋炒饭。这不是处于礼貌的等,是小伙子看到牛肉炒面里有辣椒,他不能吃,有痛风。

同伴的蛋炒饭上到桌上,先前的小伙子非要与同伴交换。同伴显然不想与他换,说,我就是喜欢蛋炒饭,其它一概不想吃。

有痛风的小伙子没有办法,守着自己的牛肉炒面,仔细的将里面的辣椒挑拣出来。吃到嘴里,说还是有点辣。

看《舌尖上的中国》,被上面的各民族美食给馋得流口水,其实,能流出口水,也一般是在饭钱,假如是在饭后看的话,也就没有什么感觉了。

人就是这么奇怪,在酒足饭饱之后,任人间美食也不足以打动,即便肚子里吃进去的全是普通的馒头。

人对食物的欲望,多数时候是饥饿感,同样的馒头,在不同的时候吃,味道是不一样的。有的时候,我们看电影,剧中演员争强一个馒头,我们却不容易被馒头吸引,那是因为抢馒头的饥饿感不容易通过银幕“传递”给观众的缘故。如果看电影的时候,肚里鼓声如雷的话,那就要恨不得伸手去抢了。

吃饭,有简单的小抄,也有费时费力的硬菜,他们的区别是什么?价格?营养?还是面子?

营养吃的多了会过剩,甚至变成病;久不饭饱容易危及生命,吃到刚刚好却也不容易,总有人管不住自己的嘴。

吃饭,也是生活的修行,简单,也不简单,饿了,就要吃,吃什么,为什么吃,都是吃的问题。吃是饥饿的节制的欲望。为了满足这个欲望,我们赋予吃所有的人类社会的特点,比如吃的技巧,吃的文化,还有吃的财富、地位等。

《瓦尔登湖》,超验主义者梭罗给我们上了一课,维持人的生命需要多少食物。其实不多。

回到旁边饭桌上这位得了痛风的小伙子身上,之所以得痛风病,是因为吃多了海鲜。也许,在他大口咀嚼海蟹鱼虾的时候,真真正正的满足了味觉,享受了财富带来的在食物上的快感。而终究却回到了只能吃几样简单的饭食上,比如同伴的蛋炒饭。

原来,食物也还是不一样的。有的能吃,有的不能吃。

在谈喝茶的时候,我们会说,不同的茶适合不一样的体质,那么,饭食呢?也一定有这样的秉性。

吃什么?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崂山茶

崂山茶购买微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