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茶的耐心 我与茶的故事

去新华书店的时候,见到一本书,书名是《历代茶诗集成》,伸手从书架上拿下来,翻开书页,发现页码从八百多页开始,恍然大悟,原来《历代茶诗集成》不是独本,而是一套。合上手上的书,在去书架上看,果然,一套三本。

《历代茶诗集成》字迹较小,内载诗篇也都完整。我不禁感叹,作者是何等的耐心,能收录如此之多的与茶有关的诗篇,写成集合了这么多诗篇的书,一定是仔细研读了很多的古今的著作吧。作者的耐心,可真够强大的。

我想,书的作者是喜欢喝茶的人,否则也不会以“茶”为题来著书;书的作者一定是喜欢喝茶的人,只有喝茶的人才会有这么大的耐心。

看着书架上的这套《历代茶诗集成》,有那么一刻将之买下,可又想,我有那么大的耐心读完这本书吗?思量再三,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如其买回书不读,不如留在这里,让一个更有耐心、更有钻劲的读者去研读吧。读者与书,也要看缘分的。不知道,当这套图书被真正的读者买去的时候,他是否会知道,曾经也有一个喜欢喝茶的人在书架旁为这本书而犹豫呢?也许,书会告诉他吧。

喝茶,特别是喝功夫茶,是需要很大耐心的,如果用解渴的方式去对待茶,十有八九是喝不到茶的精髓的。

还是在新华书店,有一个区域是卖文房四宝的,一次,在那里听到老板对一个想学书法的小姑娘这样说:

今天有个顾客过来咨询学书法的问题,从他的言谈里,我能感觉到这个人是个急性子的人,有这种脾气大人,恰是不适合学书法的。

如果说“心静”能够学书法的话,那么,一个急脾气的人是否能在书法中将自己的急脾气磨的没有棱角呢?对于书法,我是不懂得。我还是回到我所喜欢的茶上来吧。

喝茶,也是需要平心静气的,急脾气的人,泡不好茶,也品不得茶;品茶,却可以让一个急脾气的人归于平静。这是茶的魅力所在。

我时常在行事大大咧咧的人的办公室里见到整套的茶具,或自己,或与朋友,按照茶的要求,一招一式的侍奉着茶。一个月、两个月,一年、两年……只要茶具依然留在原处的,那就证明,人被茶征服了。人也会变得平和起来,这就是品茶的作用。

外人评品茶是矫揉造作,这是对品茶的误读。在大家喊着“仪式感”的时候,却会忽略别人的仪式感、茶的仪式感,一冲一泡,正是爱茶人对待茶叶的仪式。

天下万物,各有秉性,顺治得之,逆之失之,我们想要茶的精髓,所以,在茶上会下一番苦功夫,功夫不负有心人,我们得到了茶。没有在茶里下功夫的人,当然体会不到这种心境。

时常,我们到一个风景秀美的地方,我想,多数人不会想到来一杯酒,照大家的心思,在那样的情境里,如果有一壶茶,最合适不过了。

茶,需要去读去品,它不是靠浓烈的味道俘获你,你得有足够的耐心,从细细品味里感知它。2019.1.14


博主的微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