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体书店存在的意义

我们怎么看待一本书?将一本书读完,它在会在我们的心里激起怎样的涟漪?

豪尔赫每到一个书店,会买几本书,那些书,多数是在积累知识,博尔赫斯笔下的富内斯(《博闻强记的富内斯》)是阅读与记忆的佼佼者,让我们看,更像是人体的百科全书。赫尔斯的阅读,为他的写作提供了素材、便利,所以才有了《书店漫游》里的书店以外的人物、事件,让读者体会到什么是信手拈来。

而多数人的阅读,不是在有目的的积累某个方面的知识,读书,是一种提高,具体到哪些方面,读者却是说不清楚。也许,这就是阅读在没有知识背景下,对人潜移默化的作用吧。

《书店漫游》中描写的那些实体书店的质感,惹得心里痒痒的,那种感觉,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体会到了。最近这些时间,挑选书,一直是在网页上进行的,打开网站,按索引从书的名字里去找“想买的感觉”,有的时候,也跟着网页上的推荐,用鼠标将自己寻书的思路点向别的地方了。

一些有意向的书,被我放置在网页的购物车里,那里已经攒下了我一年的阅读量了。

周末,孩子的一节辅导课的老师请假,给我们留下了一个空闲的下午。遂带着孩子去了新华书店。在门口的时候,孩子感叹,好久没有来过这里了。新华书店图片

推门进入店内,店内的整体格局没有变化,只是在书架的空隙里塞满了更多的玩具即其它书以外的东西。空荡荡的大厅,没几个人。原以为是周末,应该有不少人。

在这家新华书店的东面,原来有一家面包店,也售卖咖啡与奶茶。面包房与新华书店是以玻璃隔开,留有一扇门,可以互通来往。玻璃墙还在,面包房却消失了,原先挂在墙壁上面包与咖啡的诱人的广告也被揭去,让人感觉不到这里曾经是一家面包店。

还好,新华书店还在。

我所关注的几个书架,是新星、三联等几个出版社的专类书,书的种类好像也没有多大的变化,就跟昨天来看到过一样。

站在书架上,我几乎是按着书脊,一本一本的去找寻能让我去抽出翻阅的书,这样的书没有几本。其它的,在网上都见到过了。

在我的印象里,新华书店一直是以百货大楼的方式存在着,几个女店员与一屋子的书,保证了顾客的最低的阅读体验。那些店员,你能与她们交流的是还有新的书吗?哪有能找到某本书,这一点就不如网络上,只要输入书名点击搜索,那本书就送到你的眼前了。

豪尔赫在《书店漫游》里记述他问水石书店管理者詹姆斯的一个问题:

“水石书店的店员们与敦特书店的店员们分别是什么样的呢?”

詹姆斯回答道:我的想法是让他们越来越像。一个好的店员应该待人友善、喜欢文化,并且有能力把他对文化的喜爱传递给更多的人,要对书本有一份发自内心的使命感,还要精力充沛。

书商安东尼奥·拉米雷斯与马尔塔·拉蒙内达、马里贝尔·吉拉奥一起发表一篇题为《想象未来书店》的文章,或许只有在我们身处一个不可替代的空间里的时候,以下我说的情况才有可能实现:强烈的文化氛围容纳了纸质书的物质性;或者说,把书店当成一个真实的空间,在这里,在某一个美妙的时刻,有血有肉的人和被赋予了某些特征性、有分量的并且唯一存在的物品之间真正地相遇了。——摘自《书店漫游》

在现在的社会情形下,书不再是稀缺的物品,只要想要阅读,可以直接去购买,而不用去租借。不稀缺,亦书不能再是冰冷的商品,它应该被赋予商品之外的其它价值。

恰相反,目前在实体书店渐行渐远之时,那些特色的独立书店却又以另一种姿态回到我们的街道上,靠的却不仅仅是现代化的装修风格吧。

实体书店总有网络书店不可替代的地方,一家书店,即是一家书与读者的会所,那里有人情在,有人与人之间信息的传递,还有一种生活的态度。

书,不是工具的书,他是一个与人相通的心灵的媒介。懂我,有书,而不是我必要依靠某本书去获得功利的价值。

你进入书店,想要得到什么?单纯的找一本书?那不如网络书店更便捷一些。阅读,不是很多人说要靠毅力才能坚持下去的吗?读书,在一种由情感营造的氛围里,不是更简单吗?

逛书店,依然不是大部分人的生活的一部分,我们将逛书店,依然当当作是朝圣。不如,更随意一些,就像饭后去逛街一般,那么,书店经营起来还是难事吗?2019.01.06


崂山茶

崂山茶购买微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