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谈:品质存在的土壤

我不太喜欢凑热点,对于舆论界出现的事情,我会去瞧瞧,也可能有自己的想法,至于给这些事情打上什么标签的话,那很难,而且很多事情可能并不是我们理解的那样。

我回老家的路,应该算是省道,道的两侧有应急车道。

因为当时修路的时候,没有考虑方便的问题,当需要去另一条路上,也就是去景区,要绕很长一段路。有个村子想到一个增加客流量的方式,从村中直修一条路,联通两条平行的路。从省道拐向村子的路口,有车经常压应急车道的一角,但凡路上有带觉的线,都会被压到。而唯独这个地方,压到线会被扣分。

压线的确违反了交通法规,而执行这一法规只有这一处,所以,那些平时不注意这个情况的司机,在这里都要吃亏。解释一下,一个司机在别处压线,实际上是在养成一个坏习惯,当这个习惯被带到一个严格的地方的时候,就变成了违法。

违法的生长土壤是确实存在的。

当我们在讨论一些令人气氛的热点的问题时,人人都是以圣人的姿态来讲话的,所以,批判的形式是多种多样,就如一个揭露黑暗的记者,从来没有人会去谈这个记者的品性是什么样的。因为,这个时候,人人都是那个记者。

热点问题,绝不是孤立存在的,它是有生长土壤的,这个突然,就是社会生活。

对于极端的事件,几乎每天都在发生,进入大家讨论范围的也不在少数,在我们谈论某一个的时候,其实是非常普遍了,说不定讨论者也正在做着同样的事。

但是我们不能就事论事,我们还要考虑这些问题的蛛丝马迹,用实际上这些事的发生“习惯”来谈论。记得有个新闻,一个骑摩托车的动手打了公交车司机,舆论也是一边倒的向着司机,动手打人的确不对,可是,摩托为什么要打司机,却没有交代。倒是我在骑自行车的时候,经常遇到公交车,超过我之后,仗着车长,将车头靠向路边,让你不得不停。这是一个很危险的举动,他已经危及到我的安全了,可是,从惊险中回过神来的我,却只能是哑巴吃黄莲,虽然他危及到我的安全,可并没有伤到我,所以,公交车的这个举动,在路上经常遇到,即使是我们驾车的时候也有。这是争道抢行。

同样的问题,还有我们小区那个遛狗不拴狗的人,明明他做着不正确的行为,却没有人管,所以才会有邻居差点和他打起来。

回过头来看这些问题,实际上是有人做了不合理的事,没有人管,将一种潜在的危害一直保留着。人们也在这些事情面前变得畏手畏脚起来,特别是那些只有通过违法才能解决的问题。就比如那个打公交司机的骑摩托者,明明司机的行为具有危害性,没有人管,要制止这种行为,只有挥拳,挥拳后,被带走的却是骑摩托者。

对于社会上的事,我们需要重新审视,到底怎样才能减少生活中的戾气?戾气是无中生出的吗?显然不是,它们都是有原因的,而这些原因却根深蒂固,无法消除,现在来看,是这样的。


崂山茶

崂山茶购买微信

杂谈:品质存在的土壤》上有4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