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茶的故事(5):玄妙的茶

我一直觉得茶应该是很生活化的饮品,不要将茶谈成过于玄妙的东西,否则的话,茶将成为小众的饮品了。

在阮一忠著作的《摄影美学七问》里谈到摄影批评的问题,与他谈话的陈传兴谈到可以分成两个方面来看:

由社会经济层面来说,一定要让摄影普遍被大众所接受,承认它是一种视觉艺术;从知识层面来说,要建立台湾的摄影史,使摄影在本土文化的发展过程中,有清晰的脉络可循。

——摘自《摄影美学七问》

从这段话里,我们可以看出,摄影批评的问题,也是需要大众基础的,而对于茶文化来说,同样需要大众基础。试想,如果没有市井中的茶文化,哪能“堆积”出我国的悠久的茶文化来呢?

很多人对于茶的记忆是一个大瓷杯子与苦涩的茶。茶对于小孩子来说,不是适合味蕾的饮料的。即使是现在,小孩子一般不会喝茶,除非是添加了很多糖的茶饮料。其实,茶有一个年龄上的需求,到了一定的年龄,自然会喜欢上喝茶的。这是一个奇妙的转变。

有一种茶叶,用茶友的话叫“口粮茶”,也就是时刻放在嘴边的茶叶,有口粮茶,当然也就有好茶叶了。好茶,是私活,是藏品,是舍不得喝的。如果有幸喝到某人的好茶,就像是朋友对你打开了心扉,是要让人感动的。

有一次去茶楼喝茶,茶楼的老板是一位茶艺师,给我们表演茶艺,那如古典舞蹈般的一招一式,配着音乐,将清亮的茶汤倒入碗中的时候,让在座的人舍不得去品尝这杯被艺术的茶了。茶艺,是解渴式饮茶的一种生活,是大众茶文化的更高的仪式,在家里,在工作的场所,是不能如此喝茶的。如果,那么一个场所里,边欣赏茶艺,边喝茶,的确是能陶冶人的。

我时常去附近的茶叶市场溜达,随便的走进一家店里,不是柜台的布局,却如古建筑的模样,还有那些杯杯盏盏,仿佛进了博物馆。有的时候,我也会购几样喝茶用的器具,回家摆弄一番,虽然笨拙,也独有味道。

我去过几次茶文化博物馆,因为博物馆的规模小,里面的许多古物都是仿制的,不如茶叶店里的茶具精致。如果抛开展品的价值,从那些杯壶的发展里,倒是能勾起不少的回忆来。再久远的,就不是回忆,是回忆的前沿,是更老一辈人的回忆吧。

无论是喝到的茶,还是喝茶的杯盏,他们都是因茶而存在,是能被我们品尝、抚摸的实物。如果茶变成虚无缥缈的东西,就没有茶的意义了,那可能是任何一件物品。这可不是老子的大道。喝茶,本就是简单的话语,谈论简单的问题,说的简单,听得明白,心里也更敞亮一些。

站在茶叶地旁,看着在里面坐着马扎,忙着采茶的茶农们,我不禁的在想,他们手里采摘下来的茶叶,会成为哪些人私藏的好茶呢?或者说,当你打开茶叶罐的时候,里面的茶叶是如何从泥土里到的你的手里呢?


崂山茶

崂山茶购买微信

我与茶的故事(5):玄妙的茶》上有2条评论

  1. 夜阑静

    最近太忙没来串门,今天来发现更新了好多篇。
    我一直钟爱绿茶。最近喝了朋友送的正山小种,真是好茶,啜一口就爱上了。
    在茶老板这儿班门弄斧了,呵呵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