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谈:喝酒的乐趣

今天去楼下取快递的时候,听到老板对老板娘说:感觉有点困乏,想喝一瓶啤酒。正好我进去,打扰了他跟老婆要啤酒喝的请求,不知道,在我走后,那个老板娘会不会同意老板的喝酒要求。

在我喝酒的那会,从来没有觉得酒好喝过,以为酒是社会应酬的媒介,类似捏着鼻子往嘴里灌,好酒、孬酒,喝多了,都会喝醉,耍酒疯。有的时候,真是羡慕那些喝到最后还能吹瓶的。羡慕归羡慕,到底也没有成为那样的人,最终还是把酒戒了。酒戒了,饭局也少了许多,终于可以安安静静的在家里看看书,写写文章了。

夏天,在老家的街上纳凉,父亲与一个街坊在聊天,聊到挺晚才回家。回家的时候,父亲告诉我,和他在一起聊天的那个人,马扎旁边放着一瓶白酒,边聊天,边把这瓶白酒给喝光了。

我们喝酒,一般会准备一点酒肴。关于酒肴,我听说过一个故事:

一个老头独自在喝酒,喝一口酒,添一下手里的东西。旁边看老头喝酒的人觉得奇怪,这老头在偷吃什么好东西?好奇心驱使,问大爷:大爷啊,你在偷吃什么好东西?喝酒的老头摊开手掌给大家看,原来是一枚长锈的钉子。

在酒吧里,多数的酒是干喝的,就像喝矿泉水一样。我以前是不太喜欢这样喝酒的。有一次,在酒店里与老板聊天,老板说干聊没有意思,不如喝点酒吧。说完,从吧台下面拖出一箱易拉罐啤酒来,打开推到我的面前,自己也打开一个,就这样,两个人边聊天边喝酒,喝了半箱子。那是我的最寒酸的一次喝酒。

许多人说喝酒解乏,在农村,有的人下庄稼地,就是带着酒的,特别是夏天,多是啤酒。别人累了喝口水,喝酒的人则灌几口啤酒。出海的人也喜欢喝酒,过去他们出远海,一个月不回家,在海上无聊,就用喝酒打发时间,所以,出海的人,酒量都很厉害。在近海捕鱼的人,停船靠岸的时候,浑身上下散发着酒气。

最近这些年,貌似喝酒的人越来越少,因为我们有浓厚的酒文化,饭桌上少不了酒,所以,酒虽在,量已经没有以前那么大了。有一次,与老家的人谈喝酒的问题,他们说现在喝醉酒的人也少了,过去过年的时候,街上经常躺着喝醉的人,现在几乎没有了。

喝酒时间长了会上瘾,而且不喝到量,根本不会罢休。经常遇到在酒桌上看大家喝酒慢,不过瘾,敬桌上每人一杯酒。或者等饭局结束后,跑到地摊上再喝一旬。读到一个故事:有个人在酒桌上,喝大了,端杯站起来,给酒桌上的人说:哥们我另外还有一个饭局,喝杯酒,咱们以后再聚。喝完后,推门而出。过一会,这个人又回来了,进门就说,刚从另外一个酒局过来,已经把那桌人全喝桌子底下去了。

经常喝酒的人,会有各种的故事,有趣的、龌龊的……喝酒误事的更不少。但如果说是喝酒误事的话,倒是有很多事在酒桌上谈成的。


崂山茶

崂山茶购买微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