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游随记(2):海港购虾虎记

上午去了山上采集树叶,回来的时候还是有些困乏,午饭后睡了小觉,醒来后感觉清爽了许多。在家里也无事可做,想带孩子去海边看船。看了一下时间,下午三点多,正是渔船归港的时间。我喊着父亲一起去,他在港上出海很多年,老伙计们认识一大堆,年轻一些的,依然在出海捕鱼,带着父亲可以买来便宜的海鲜。

还在十一假期内,路过景区的时候,没见到如潮水般的游客,却再一次见到乱作一锅粥的车流。在景区停车场那里,着实等待了挺长时间才通过去。父亲不喜欢凑这样的热闹,他更喜欢清净,一直提醒我们找时间再来。可是,我们的假期也不是每次都有,回老家躲清闲,已经是我们放弃了外出的打算。

过了景区的入口,车流逐渐稀疏起来,从景区入口至渔港,也不过是一公里多一点点距离。从公路下到渔港的路口在高处,远远的望见码头上停满的汽车,还有路边正在写生的学生们。

码头上写生的学生,常年不断,他们在路旁支起画架,画海港里的渔船,画远处的山峰,也有的画遥对着码头的海滩。画画也是需要耐住性子的,这就像钓鱼一样。我真想找机会接触一下这些学生,拍拍他们的画。

海边写生的学生

好不容易在码头上找了一个空位停上车。

码头边停靠着几艘渔船,渔家正在忙活着整理海货。我看到一艘渔船靠得近,指着渔船对父亲说:我们去那只船上买吧,您是否认识?

捕鱼归港的渔船,渔民正在整理渔网。

父亲说:认识倒认识,只不过那船是做零售的,船主的媳妇在码头上摆摊,售价比船上的贵。

父亲指了指旁边的一艘渔船说:去那里买吧,那船的船主打上海货,直接卖给贩子。

我与父亲跳上船。

船老大与雇工还有贩子正在挑虾虎,贩子只要活的,死掉的丢在一边。

渔民捕捞上来的虾虎是放在船舱里的,船舱上有空洞与海相连,不用再充氧。

等了挺长一段时间,贩子将虾虎过完称后,上了岸。父亲跟船主的关系很熟悉,说要买几斤虾虎。船主从船舱里提上一网兜,解开绳子倒在船上,后帮父亲捡了一袋子。

父亲提着袋子递给船老大,要他去称。船老大说不用了,东西不多,拿了吃吧。父亲不依,船老大象征性的挂在称上提了一下说:三斤。

船老大又说:我这里有些小蟹,个头不大,但个顶个的肥。父亲知道孙子喜欢吃蟹子,同意收下。

船老大还是从船舱里提出网兜,一股脑的将蟹子倒进塑料袋里,袋子挺大,没倒满,又提一网兜,直到塑料袋里的蟹子满出来。

出海的人,感情深!

往回走的时候,父亲说:你叔给捡了最大个的虾虎,其实,不用买,那些捡出来的也很肥。

我知道,那些被贩子捡剩下的虾虎比超市里充氧的要肥,虾虎这东西,上岸后,越养越瘦。在饭店里,只要不是清蒸的,一般都是不肥的虾虎。

晚上,煮了满满一盆的蟹子。蟹子的确小了点,可是肉却是鲜嫩无比。

本来今天有个朋友打算要过来玩的,临时有事,没来。妻子说,要给她发个微信,馋馋她。我说,要是她来了,我们不一定会去码头玩的。


崂山茶

崂山茶购买微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