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茶的故事(3):存茶

有一个老客户在微信里问我,要买一批茶叶。根据他的要求,我是没有那么多茶的,我将他推荐给了邻家小妹,她家的地多,存的茶叶也多。我对于卖茶,是小打小闹,有的买家留下电话,让我出新茶的时候给他打电话,可是茶叶上市了,却将此事忘于脑后了。

炒出的茶叶却被我喝了不少,有的时候,去拜访朋友提两袋,有朋友来访,也送上几袋,就这么地,手里的茶叶慢慢的接近尾声了。

秋茶的最后一茬,自己留着了,一来所剩茶叶不多,二来也要存一些的,可是又念着想自己喝,分一半炒了绿茶,分一半炒了红茶,红茶,我最喜欢碧螺春的加工,所以,手头又有了茶叶了。

中秋节前,一个熟悉的朋友跑来买茶叶,这样买两斤,那样要两斤,正好合了我茶叶的特点,将茶叶清理的差不多了。刚炒出的红茶又捎着买了两斤,说要回去自己喝。我家的茶叶就是这样,一次炒不多,只有几斤,想要大批量的买,要预订的,还不一定能凑齐,我对茶叶的品质有着更高的要求,我一直用自己喝的品质炒茶叶。

茶叶歇会的人说我们这里集中了本地区最大的茶叶产量,正是因为这样,我总担心拆迁的传言,如果谁要开发我们这里的话,那首先泡汤的就是茶叶,而且,我们的茶叶正在逐渐的打开市场。拥有茶叶产地,也是一种幸福,虽然辛劳,但也祥和。

一直有两个问题困扰着我们的茶叶:时而传起来的开发的传言;年轻人不喜欢种茶。

不仅是年轻人,连那些种过很多年的茶人们,似乎对茶叶失去了兴趣了。茶叶在外面卖的很贵,却田间地头的并不高价,这个问题不仅出现在茶叶上,其它农产品也有这样的问题。

邻家小妹一直在做茶叶,她对茶叶有着高度的洞察力,每年第一锅茶叶上市,她基本能预测出一年的茶叶走势来。今年年初,她就告诉,要多存茶。果然,现在很多茶叶贩子买不到茶叶了。我还是有几斤的,不是存着卖的,我是要留着开春后喝的。

想必,看到我留着茶叶不卖自己喝,不像个卖茶的样子吧,其实就是这样的。否则的话,我也不会将客户介绍给邻家小妹的。我家的茶叶,有几个客户就足够了,再多了,我也应付不过来,即便是多了,我想,肯定要降低品质去做茶的,这是我做不来的。

在我坐火车的时候,事先,我会在保温杯里倒满热水,到了火车上,再投绿茶进去,那个香味是要吸引周围旅客的。有一次,一个旅客问我,是什么茶这么香,我说是崂山绿茶。他说,他也买了一些回去,可是,却没有我的香味大。我敷衍他说,可能是炒制的手法不一样吧。其实,我知道,我这是家里的第一锅茶,他买去的那些,还不知道真假呢。


崂山茶

崂山茶购买微信

我与茶的故事(3):存茶》上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