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美学的深度体验

最近这段时间,一直在读蒋勋的书,对蒋勋提出的生活美学问题,深表赞同。遂在生活里,试着去做一些小小的改变,让生活里那些琐碎的事变得有味道。

蒋勋的《品味四讲》从衣食住行四个角度向我们呈现一种慢生活。我唯独对“食”更感兴趣一些,最近这段时间,我包揽了中午、晚上两顿饭的任务。每天,我去农贸市场,寻自己会做的菜,变着花样做好这两顿饭。多年前买回的一本书也被孩子找出来,要我照着上面做菜。

一件事,一旦你用心去体会、去做,就会变成一件快乐的事。

我去农贸市场已老头老太太一起买菜,与几个摊位的老板熟悉起来,对照各家的菜,寻找新鲜的。备好各种调料,按照自己的理解去添加。吃饭的时候,看到自己做的菜被吃得只剩盘子,心里由衷的高兴。

这就是读书的“副作用”。可是,我却喜欢这种“副作用”。

我照着书做,可是有的人在书之外也在体验这种生活的乐趣。

昨天,我去了友情链接里“夜阑静”的博客,在她的博客里有一篇文章《八月菜地收成》,在博文里,夜阑静将她收获的瓜果蔬菜写了文、配了图。看着文中的那些鲜嫩欲滴的菜,真是让人羡慕。自己种植蔬菜瓜果,是对生活的深度思考,也是对人的生命的思考。

我们的祖先,从采摘、狩猎到农耕,终于稳定了下来,再到后来的社会分工,生产率越来越高,我们中的很多人却失去了延续生命的生产能力,许多人所做的事,与生产食物越来越远。食物本身是生命体,也是延续生命的能量,我们需要高质量的能量。一颗菜,从一粒种子开始,浇水、发芽、破土而出,直至长成一颗我们需要的菜,需要我们浇水、施肥、除虫,现在还要防止土壤的污染,这些是我们付出的劳动在菜上的,假如将我们比作一颗菜的话,外界的环境是土壤,而我们的成长却是自我种植的劳动者,我们给自己浇水,给自己施肥,为了保持自我心灵的纯洁,我们还要抵制各种的诱惑,直至我们生命的终结。

在越来越高的居民楼上,很多人在阳台那个位置,用一个花盆或一个塑料箱,种上一株西红柿,或者一垄韭菜,精心调理,等长到收获的时候,还会精心的选一个做法,招呼着大家来吃。这不是一个很美妙的过程吗?我觉得,这个做法要超越蒋勋在《品味四讲》里谈到的周末精心做一顿饭了。

记得上学的时候,有一个城市里的同学,被我们问小麦长什么样,他边说边比划,到最后我们明白,那是大街上卖的、从麦秆上剪下来、煮熟的麦穗的样子,这可能是他当时记住的关于小麦的唯一样子。

现在,认识一种植物、一种动物的方法实在太多了,只要被人发现的,无论是否稀有,在网上都能找得到。尽在眼前的图片与文字介绍,却阻隔了我们在种植、生养他们的地方,用手去抚摸一下的感觉。

我也很多年没有触摸过长在地上的麦穗了,在火车上,我看到成片的麦田,真想下去看上一看,哪怕只有几分钟的时间。或许,有些再年轻一点的人,都不知道粮食生长的概念了,他们也许只知道面粉,却不能与长在地上的小麦联系到一起。

生活美学是一种回归,我想,为了更彻底一些,我们该回归到食物的产地。


崂山茶

崂山茶购买微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