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那些被浪费的效率

部门昨天发通知,今早8点要开一个小会,时间不长,需要半个小时就够了。一大早的来到会议室,等到八点的时候,还有两个人没来,而等到8点8分的时候,还有一个人未到,就在等待的这段时间里,大家无事可干,都低着头看手机呢。最后决定不再等了,当负责人开始讲话的时候,我自己还没有从手机里回过神来,撇了一眼其他的同事,元神还未归位。

这个会主要讲了三句有用的,其余的都是废话,大家低着头也未做出任何的反应,只支着耳朵在听,至于是否引起耳膜振动,就不知道了。好在今天没有与会着插嘴说别的,如若不然就会扯上一个小时的蛋,这是我们部门经常遇到,一不留神就能把今天网上的各路消息谈论个遍。

这样的会,倒是我们乐的清闲的活动,对于想要交待一项活动,会议不如微信里发条消息更即使与准确一些,部门领导倒是很有耐心,也有一个开会的瘾,有的时候事情小,还达不到开会的要求,他就攒着,凑到一定数量的时候,就召集大家来开会,所以在会上,你会听到许多已经发生过很长时间的事情,有的已经过了时效期了。

这样的会议已经成为形式了,至少在目前这种形式下,参加会议的人,只是拖着躯体来参加,当大家出了会议室的门,就像上学的孩子听到周五最后一节课下课的铃声一样。在会议上,部门以上的领导时常扯着嗓子喊工作效率的问题,而这最不讲效率的就是会议本身。作为员工,在公司里的作用,就像随手可用的工具一般,你不能讲计划,不能自己去思考,就像今天早晨的会议一样,那段时间本来是要做一件手头的事情的,被占用了,而会议的通知是在早晨去单位的车上收到的。

有人喜欢进大公司,即使大公司也有区别,像机构臃肿,部门林立的大公司里,照样会有申请一张打印纸要通过层层审批的事,对有些人来说,在大公司几年,个人长进的就是如何扯皮。常听有人说“社会这一课”,这是挺有意思的一个说法,社会给上的课,多数不是什么好事。

在公司里,员工是要围着公司的运作方向做工作的,个人的计划即使做的再完美,也不能脱离公司的整体发展,公司的效率也绝不是在遇到问题的时候,扯着嗓子喊员工做事慢,在我观察公司里遇到的突发事件,十有八九是在日常积累下的。关心公司的员工会因事与公司去争辩,那些乐的清闲的人,就拿出一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的模样来,公司倒了可以再找一家公司,没有真正失业的员工,倒是有很多倒掉就再也爬不起来的公司。

现在没有铁饭碗了,老总始终拿这句话在大会上“鼓励”员工,真正能体会是不是铁饭碗的,应该是员工,如果不能为员工打铁饭碗的,那公司永远不会是员工的碗,而一些员工却会从公司这个碗里接一根管到自己的口袋里。

有一句话说的挺好,“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无论伯乐是不是存在,千里马是存在的,不是你的手里没有千里马,而因为你不是伯乐。当你扯着嗓子喊员工不是的时候,我们却在谈论那些离开你之后干的风起云涌的同事们,也许,剩下的这些真不是千里马,如果你是伯乐,现在坐在这里开会的应该是千里马而不是我们这些骡子。

我们那些被浪费的效率》上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