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台牟平捷安特自行车专卖店

几年前,在我骑自行车最多的时候,在牟平的政府大街发现新开一家捷安特自行车专卖店。对于骑行的人来说,任何一家自行车专卖店都是骑行者的“娘家”。

有一天,我路过那里,店家忙着店里的事,也无暇顾及我这个“顾客” 直到我问“是否有自行车可以租”的时候,老板才从车轮里探出头来说,只有双人车可以租。这不是我需要的。

因为我只不过是暂住,没有更多的时间挤进自行车里,虽经常路过牟平捷安特自行车专卖店,我也是远远的看一眼,再没有任何的交集。

前两天,我在看我的跑步线路时,感觉有点失落,虽然说是在欣赏风景,可在身体疲劳的情况下,并没有“游山玩水”的心情,那些美丽的风景都被我“一撇而过”了。我突然有个想回过头去看看的冲动,而再去看跑过的风景,我当然不能跑着去,或许,自行车是不错的方式。

我想起了烟台牟平捷安特自行车专卖店来。

用手机搜索,一下即得到专卖店的电话,我试着打过去,再一次询问是否可以租自行车。

接电话的是个女的,她问我要租什么类型的自行车。

我说,就是普通的自行车,有吗?

店家说,有。

我问价格。

我在电话里听到店家在问另一个,租自行车的价格。

得到的答复是30或50。

我没有再问价格的区别,对我来说,有自行车可以租,这个信息足够了。自行车的档次,我并不在意,如果有可能,我想要折叠车与旅行车,山地车与公路自行车是我最后才会考虑的。

接下来,我就做着骑行的线路的规划。从我的体力来说,50公里的距离并没有什么难度,我希望能将这个线路再加上一段。

但,到底什么时候去,还没有最终定下来。

早晨起床后发现天气不错。就盘算着出去骑车。为了万无一失,我去牟平的捷安特门店实地考察一下租自行车的问题。见到老板,也看了自行车,那些摆在门口的自行车,也不过是些淘汰下来的,我估计想骑行的,不太可能去考虑那些车。

中午吃过饭,我准备好东西,去了牟平捷安特专卖店。交押金挑自行车。其实也不太用挑,也就那么两辆可能能骑的。老板给推荐了一辆。现在,对我来说,租来的自行车,能骑就行。交押金(300元),骑车向养马岛方向出发。

因为不是自己的车子,很多地方需要熟悉,所以,骑行的速度不敢太快。牟平这个地方,满大街的自行车、电动车,道路横平竖直,没有起伏,还有自行车道,骑行是很舒服的。

上次,我跑着去养马岛,用时一个多小时,现在呢?骑行也就不到二十分钟。这就是交通工具的区别。其实,游览养马岛,最好的方式是骑行。

今天刮北风,对骑行来说稍有困难,但是,好久没有骑行,加上以前跑步与骑行的速度差,这倒没有难倒我,在车上的时候,我还在盘算养马岛上风向的问题。

在我骑行到养马岛跨海大桥的时候,突然感觉到有点吃力,我以为这是海边的风大的远古。实则,在我接近天马广场的时候,低头看后轮,发现车胎没气了。当我停车查看是否扎着钉子的时候,车胎完全没气了,这个洞扎得还挺大。

我身边并没有补胎的工具。我抬头看看周围的路上,是否能遇到一个骑行的,借用他们的工具补一下胎。前后左右看了一个遍,除了汽车,没有骑车的。我转念一想,这里有这么多的电动车、自行车,肯定在村子里会有修车的地方。我推着自行车去了村子里。

中午头儿,家家大门紧闭。在一个小院开着的门口,我看到一个中年在乘凉。我上前打听附近是否有修车的地方。这人说不清楚,但他告诉我,可以去前面路边卖纪念品的那个地方去打听。

我推车过去的路上,在一家渔家乐的门口,见有个老太太,遂上前打听她修车的地儿。老太太挺热情,说,他们村的修车师傅病了,不在家,要我去找当地的邮局,在邮局的西面有一个修车的。

我就这么一路打听,找到了邮局。又以邮局为起点,再次打听修车铺。在村民的热心指点下,终于找到了那个修车的地方。

可让人无耐的是,这家的一个老太太说,修车的去城里进货去了,一个小时后才能回来。怎么办?等着吧。

干等着也不是事。反正要修车,我滚动车圈,仔细的找,在外胎,我发现了扎进去的玻璃、磨得不像样的钉子,并用细绳扎在车圈上做好标记。我拿出折叠刀,用上面的酒起子撬开外胎,查看标记的位置,看是否有破洞。无果。

其实,现在补胎不是个难事,我在以前骑行的时候,不是经常自己补胎吗?所以,我想,不如我用店家的工具,自己补吧。去问店家的老太太,老太太爽快答应。

我拿来打气筒,给车胎打气,刚打进去,还没来得及捏两下,气已经撒掉。我从车胎内圈找,乖乖,上面一条大口子,这不是外物扎破,是车胎老化造成的。

找拿来补胎的用具,几下即补好胎。这对我来说,不是难事,我曾将一条车胎补得不能再补。

补好胎,打足气,我重新上路。骑了不到一公里,车胎再一次瘪了。这个时候,我的确泄气了,还是回去吧,今天的骑行到此为止吧。

就这样,我推着自行车往回走。在路上,我在想,可能是我的胎补得不牢固吧。

路过一个村子,临街的一个小铁棚上写着修车补胎向东300米。我盘算着,假如找不到那个修车铺,这来回得小一公里。豁出去了,去找。我推车进入胡同,一直向东走。要说,这胡同可真长,在我找到那家修车铺的时候,还没有到头儿。

车铺老板是一个很热心的老头儿,我放好自行车车,他即开始忙活起来。最后,撒气的地方不是我补过的地方,是以前打过的补丁开胶了。老头儿拉了几次没拉下原来的胶皮,说,我找块大点的胶皮,全给盖上吧。

老头其实是修电动车的,补胎用的胶皮需要剪开才能用,而且那胶皮很厚,我想,一般的钉子可能都扎不动。

车胎补好了,可以骑着车回家了。路没骑多远,补胎花了十五块,回去得跟老板说说,这给的什么破车子。

因为补好了胎,回去又是顺风,这一路无话,只是撒着丫子的蹬车。

当我将补胎的事说给烟台牟平捷安特自行车专卖店的老板听的时候,老板却很淡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对于我来说,却不同,如果说车子是因为路上扎胎,我没有丁点儿的意见,可问题是,这一路车胎所出的问题全部是车胎老化的问题,这是没有对自行车做保养的结果。我花了三十块钱租了几个小时,远处没去成,却又花了15块将车的问题全修好了,我这是花钱租车呢?还是花钱给人修车?

在我去还车的时候,并没有跟老板去争执这个问题。我觉得,白花几十块钱也算不得损失,下次不去租就是。再说,老板真的觉得过意不去,他会对这个问题给个交代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