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随笔(二十一):跑向乡村

一个体态肥胖的朋友,摸着可以盖住腰带的肚皮说,真想运动一下,把肚皮上的肥肉减去。

我给他出主意说:你给我一万块钱,然后每天跑步,跑一天,我还给你一百,如果有一天没跑,那钱就归我了。

朋友说,我心里有数,我一次也坚持不下来。再说,合着我不跑,钱都跑你那里去了,为什么不是我跑一天,你给我一百。

我说,健身得益的是你,不是我。

健身也需要动力?明明有需求,对有些人来说还是必不可少的需求。可是,一旦需要迈开腿的时候,却又懒散起来。健身实是在我们需要它的时候才想起它,你要用健身来减肥,说明你很胖了,你要用健身“治病”,说明你体检指标里除了身高不高,其它都高了。

我们却很少听人说在不胖的时候去预防长肥,在身体充满活力的时候去保持活力,所以,我们在生活美好的时候,将生活美好也给丢掉了。

大家为了摆脱繁重的体力劳动,用一切的努力换来了想要的脑力劳动,蓦然发现,人还是需要一点体力输出的,所以,有了健身,有了户外运动。然而,这种需求却没有成为生活的一部分,倒成了负担了。

今天,与蒋勋的一位读者聊天,提到运动的打卡群,这是一种与读书打卡群一样性质的群体。我是不看好这种微信群的。它并不能激发你的源需求,流于表面,像是用打卡的方式为了证明自己做了某事,就像公司的指纹打卡机,摸上一下,证明你来了。

但是,我们内心需要的东西,是不应该打卡的,我们要发自内心的喜欢它。

生活是不能敷衍的,我们的内心更不应该敷衍。

依然是午觉后,收拾好跑步物品,踱出门,立即身处爆热中了。水泥地面如同烧热的铁板,让人“享受”立体的炙烤。这让我想起蒋勋的《品味四讲》里讲到的一种羊肉的做法:

那儿有一种特殊的石头,不论夏天高温到四十几度或冬天零下四十几度都不会崩裂。朋友用火去烧石头,到保温的程度后丢进一个大的金属桶里面,羊肉剁成块也丢进去,还随便在山里面抓了一些看起来像野草一样的配料也丢进去,羊肉就在桶里烫熟了。

我觉得大街上的人就是两条腿的羊,只不过大地一直没有计算出哪只两条腿的羊是跑的最快的(蒙古人请蒋勋吃的羊肉,来自于跑得最快的那只羊)。

天气热,车站里车来人往也更加的闹哄哄。我找那路去闫家疃的603路公交车。这路车不是每趟都是去闫家疃的。在我遇到第二辆才是。

热晕是公交车晃晃悠悠的出了城,在车上能看到田野里大片的玉米地。几辆斯太尔车来回的奔忙着,附近有工地。现在,如何去判断城乡结合的地方?用未完工的商品房来判断,城镇的向乡村扩展的标志就不断延伸的商品房。

道路两旁的榕树有些年头了,笔直的长高,在上空将枝叶连在一起,让两车道的马路成为绿色的长廊。满眼的绿色加上田野里吹来的风,顿觉得周身清凉了许多,公交车也跑得欢快一些了。

不远处的山体下有一块地方呈银白色,走近了发现,那是一个类似挖掘出来的巨大深坑,如同巨大怪兽张开的大嘴,把嘴边的绿色都吞噬掉了。深坑的上方是杨子荣纪念馆。

杨子荣纪念馆在马路的拐角处,过了这里,公交车拐入山的深处。

公交车进入一个村庄,临街的商店不是很多。在马路的西侧房屋的山墙下,聚着一群群的老人,他们在乘凉。公交车路过他们的时候,简直是擦身而过。

公交车爬山一个山坡的时候,我见到一块立在路旁的石碑,上面写着“闫家疃”。我跑步的起点到了。

下了车后,我照样是拍照做记录。村口的那棵大树吸引了我,在我走向那棵树的时候,一阵尖锐的狗叫声从脚边传来。我头皮一炸,寻声去找狗,一只拴在笼中的小狗,撕咧着嘴向我咆哮着。

身处山村,对狗要随时保持警惕,这里的狗比我上次跑步遇到的那种,还要具有攻击性。

拍好我的起点的相片,扎紧腰包,手里提着矿泉水,开始了我今天的跑步。

闫家疃是在山坡上,起点的这段路跑起来格外的轻松,身体顺山势向前,不用费力,可以好好的欣赏眼前的景色了。

路两边是村舍,却也是果园、天地,不高的村舍夹杂绿色里。在靠近路边的地里,有蔬菜,还有零星的一撮玉米,这些可能是日常生活中吃的东西,比如去摘一顿饭吃的豆角、辣椒,或者掰几棒玉米晚上煮着吃。

就在我看四周景物的时候,突然发现前方的路上有一条完全的东西。近了才看清,那是一条被汽车压死的蛇,这种情况在农村很普遍,老人们说被轧死的蛇都是犯了罪的。而我,一直对蛇有着恐惧,当我从旁边经过的时候,看清了,一条比拇指还粗的花蛇,肚皮朝上的躺在地上,那皮开肉绽的惨烈,让人看后顿觉头皮发麻。

我快速的跑了两步,绕开那条蛇,却还是回头看一眼,生怕那条蛇飞跃起来,在我的小腿肚子上咬上一口。

这里的路,真是一弯一坡。就在我顺坡而下享受美景的时候,路拐上了一个山坡。

又陡又长,令人望而生畏。亏的我这开跑不久,如果放在终点前,我将爬不过去。

我收住速度,小步向前,可感觉身体在跑两步退三步。身上的汗珠如同夏天的雷雨,哗的滚落下来。手里的矿泉水瓶像一个铁疙瘩,压得我的右手,近乎麻木。身边有车飞速的经过,带来一阵凉风,但很快,毛孔重新闭塞在汗水里。树上的蝉,大声的鸣叫,叫得让人眩晕。

一声有力的汽车汽笛声,我回头看,是我刚才乘坐的公交车返程了。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我终于爬上来了,再看一眼我要跑的路,在没有上坡,这让我得到些许安慰。

经过村庄的时候,那些路边的人停下手里的活计,纷纷的看向我。他们可能觉得奇怪,大热的天,居然还有人在跑步。或者,他们晚上的时候,会拿我的例子教育家里那个喊着天热的小孩子:

心静自然凉,今天还看到有人在跑步呢。

小孩子肯定会说,那个跑步的是个傻子。

太阳正慢慢的西下,用余晖照耀大地,柏油马路将吸收了一天的热量散放出来。身上的棉汗衫全湿透了。现在流行一种速干衣,很多跑步的人首选这种衣服,而我,还是喜欢棉质的,跑步的时候可以撩起来当毛巾用。此时,汗衫已经吸饱了水,垮垮的挂在身上,想擦擦眼镜,找不到一块干的了。

跑过5公里,停下来修整。

我坐在路边,却满脑子想着那条蛇,生怕从背后跳出一条来。我喝了一口水,将早已化掉的士力架拿出,在包装上撕一小口,像挤牙膏一样挤进嘴里。

几辆拉渣土的大车轰隆隆的从眼前经过,尘土飞扬,还有车经过时对人的压迫感。在乡村,一些普通的家庭轿车的速度也很快,我想,这里是没有摄像头的原因。大家对交通的遵守,还是看有没有摄像头。

修整完毕,我站起身来,感觉有些吃力感。离重点还有些距离,我觉得自己是在摇晃着前进。即将进城,可以看出,路边变得繁忙起来。在乡村的路边,没有车停在那里,也没有人行道,可在城里,路边停满了车,却有人行道,有的人行道上也停着车。

我在停满车的人行道上穿梭,还要躲避人行道上的车。

今天的总长度较短,用一个多小时跑完全程。我觉得,为了更长的将跑步坚持下去,最好不不要贪大,将路程缩短到一个合理的范围之内。


崂山茶

崂山茶购买微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