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有一个空间里的自我|燧石读书沙龙

在微信的朋友圈,见到一张相片,相片拍的是半页书,它展示的是一首诗:

你的孩子并不是你的。

他们是“生命”对它自身的渴慕所生的子女。

他们经你而生,却不是你所造生。

虽然他们与你同在,却不属于你。

你可以给他们你的爱,却非你的思想。因为他们的灵魂居住的明日之屋,甚至在你的梦中亦无法探访。

这首诗的作者是纪伯伦,我初次读到它是在星野道夫的书《在漫长的路途中》里。而我在微信里见到的那张相片正是从《在漫长的旅途中》拍下来的。而我刚好把这本书读完,我见到这首诗的时候,也在引起我的注意,我想从一个角度来解读这首诗,却没有找到好的思路。

现在这首诗再现于我的眼前的时候,我发现,在生活里,到底有多少人在各自的“空间”里做着同一件事,比如阅读《在漫长的旅途中》。在我选择这本书的时候,没想到,身边的人在没有交流的情况下,也因为某个机缘选择了这本书。

我加入了蒋勋读书会这么一个群,大家都是蒋勋的读者、粉丝、听众,我曾问过里面的人,大家都读过蒋勋的哪些书。有读过一本的,有读了三年的,有全部读过的,也有一直在手机上听蒋勋讲座的。在这里,大家无论通过何种形式,却共同喜欢蒋勋的“天地有大美”的生活美学。

虽然交流的是蒋勋的“产出”,但没有偶然发现身边的朋友与我共同的读一本,那么的惊喜。就像在他乡遇故知。

读过不少以“孤独”为题的书,《孤独的城市》、《孤独的旅行》等等,却并未发现我所理解的与外界的完全封闭。许多孤独题材的著作,作者所讲的是在社会生活中,在人的心灵里打造的一个独立的、游离于日常生活的空间,在这个空间里,特别的打造自我的心灵净化。

这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孤独。

但是,很少有人会将这个独立的空间展示给别人,只将自己置于其中。我可以看到一个人很多的“外面”,却看不到TA的“里面”。

蒋勋对生活美学的追求,与很多人的“空间”产生了共鸣,大家有着与蒋勋共同的生活美学的追求,或者是心里的一种期望。蒋勋将这种“大家的期望”完全的拿出来与大家交流,所以被大家喜欢。

选择一本书的时候,会有许多的想法,阅读一本书的时候也会有许多的想法。但我们有一个奇怪的现象,鲜有人会细致的描述自己的想法,特别是情感上的东西。所以,从外表上,我们会觉得一些人没有情感。其实,这种情感是被人自己锁在“空间”里了。

都说读书的人越来越少,那是我们在外面看到的一般都是拿手机的人。而我知道,也有不少人,也是一杯茶、一本书,阅读心灵的慰籍。所以,在我所说的空间与外人眼里的,成了两个形象了。

其实,大家在内心里的追求是相同的,而只是在目前社会意识下,将之隐藏了,变成个人的自我追求了。

在蒋勋的读者群里,都是读过蒋勋书的人,为什么大家喜欢蒋勋的书,是因为蒋勋的生活美学触动了我们的心灵,这是大家共同的追求。然而,大家在群里却不愿多多的谈自己的生活美学,这还是心灵的自我封闭。

现实中,我遇到了同样在读星野道夫的《在漫长的旅途中》的人,却并不能在一起谈这本书,谈我们对大自然的迷恋,这也充分说明,即使遇到同一本本的读者,却没有一起去碰撞这本书的思想。

读书会,对我来说,一直是一个神秘的组织。因为我从来没有参与过这么一个组织。现在,想要找到这么一个组织太难太难。在我的想象里,读书会就是一个自我空间合并的地方,它让大家的心灵交融成为可能。

可是,大家也可以看到,许多读书会兴起得的热烈,却最终还是散了。所以,让大家拿出心灵里的东西进行交流,还是很难。


崂山茶

崂山茶购买微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