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随笔(十八):环跑养马岛

读阿兰·德波顿的《新闻的骚动》,在里面读到一句话,大致意思是,在流行疾病爆发的时候,很多建议里会提醒你去健身。当我要使用这句原话的时候,怎么也找不到,不知道在哪一章、哪一节。

读过罗新的《从上都到大都》,说实话,对于里面的知识并没有记住多少,我只当作一本徒步的书在读。最后发现,我读到的只是一个形式。听蒋勋的讲座也同样是,听的时候,感觉很过瘾,听完呢?没有留下多少只是,我只是享受了一个过程。

罗新的《从上都到大都》,给我的跑步提供了一种新的形式,这可能是我读这本书最大的收货。在《跑步随笔(十六)》中,我从住的地方跑到养马岛的天马广场,在第二天的时候,我乘车去天马广场,以那里为起点,我完成了环跑养马岛。

在前一天打车回住处的时候,我问出租车司机,绕养马岛一周的距离。司机说大约十几公里。

距离是多少的意义有多大?当我逆时针开始环跑养马岛的时候,遇到的第一个阻力是那条几乎忘不到头的海边马路。路的地形单一,尽在眼前的全景景色,接下来的每一步都尽在眼前,就像是你知道明天所要发生的事。这一段路,是我跑得最艰难的。

一条路望不到头,天气炎热,来来往往许多的汽车,这条路跑起来很是艰难。

要不说很多人讨厌那种朝九晚五的格式化的生活,即使这个人对生活再有好奇的探索心,如果聪明到预测未来,生活的确没有多少激情。

如果十几公里的跑步线路是安排在运动场上,一圈一圈的重复,运动本身就很难坚持下来。阿Sam在《孤独远行》里讲,他出去旅行不做攻略,买张车票、飞机票即启程去探索,这样你就能收获旅途中的处处惊喜。

直到,我跑到这条笔直公路的尽头,内心才从跑步的烦躁里恢复到平静,进而产生迈出每一步后带来的惊喜。海边的一座低矮的小寺庙,驻车在海边嬉闹的游人,还有拐过路角遇到的园林般的疗养所。

养马岛的环岛公路在高低中起伏,在左右里蜿蜒,这种路的设计,不仅是依山势而建,也是制造了更多的拐角,前进的每一处地方都会有风景上的惊喜。

在养马岛的环岛路上,步行的人很少,最多的是急速行驶的汽车,体力上的,是偶尔会遇到的骑行的年轻人。像我这样跑步的,这一路上没有遇到,也许大家都适应了逆时针跑,在沿着一个方向跑,没有相遇吧。

岛上的风挺大,这是跑步时的馈赠。只是,天上开始乌云密布,有雨要来。

跑步的时候遇到雨是很让人沮丧的,本就轻装上阵,也带不了东西。腰上系着跑步用的腰包,里面装着手机与一点零用钱。手机是记录运动轨迹的,零钱是以备不时之需的。最后,我发现,在岛上找个小卖部太难,而手机信号也在某一处失去链接了。

养马岛上起伏的路,让跑步格外的艰难,在上坡的时候,体力被快速的消耗掉。棉质的体恤衫,被汗水浸湿,浸湿的地方颜色加深,并且面积不断的扩大。

天上传来隆隆的雷声,不知接下来是毛毛细雨还是瓢泼大雨。如果是徒步还有快点跑回去的可能,现在,跑步的速度已经是极限了,沉下心来,保持节奏,跑到哪算哪吧。

雨还是下起来,不大,没有密集的雨滴,还能忍受。

前面的,一个女游客,穿白色的纱质上衣,同样纱质的黑色纱质宽裤,背一个小巧的双肩黑色皮包,撑着粉色的雨伞,轻飘飘的在路上闲逛。这是我跑到现在,见到的唯一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步行的游客。

路边的雕塑,女骑手与马,实物要比相片看起来大的多。

女游客有备而来,她带着雨伞。

雨下大了。我在一个停车场上废弃的卖矿泉水、冰糕等的小棚子下躲雨。

雨好像没有要为难我的意思,跑后的状态未恢复到平静,雨已然要停住。原来,这是过路的雨。

继续回到路上。

这一小会儿的雨,让空气清新起来。现在已经跑过十公里的距离,体力上已经让我无暇顾及美丽的风景。今天跑过的距离,是我自跑步以来距离最长的。

有游客带了帐篷,支在路旁的景观里。虽然行为不妥,但也无碍。在养马岛的背面,游客要明显说少于难免及海水浴场。路边还能看到有残破的小房屋,门上同样残破的招牌显示,那里曾经被用来经营农家宴过。

烟台是一座在冬季多雪的城市。可以想象,在寒冷的冬季,养马岛的北侧该是多么的寒冷。在我一路跑来,没有见过村庄的痕迹,岛上的住民聚居在岛的南面。

随着汗,身上的水分流失的很快。我想到找个地方买一瓶水,所以留意路旁的房屋,想看到那熟悉的“小卖部”,未果。只遇到一个咖啡屋。有那么一刻,有进去喝一杯咖啡的冲动,也许,在咖啡屋里还有足够多的冷气。这个时候,在跑步上,是很容易放弃的。放弃肯定会找一个理由。可是放弃了,就不会是“环跑养马岛”了。我找了块石头,打开手机,整理一下线路,此刻我停下的地方就有较大的路口。

规划好线路,重新出发。

在养马岛的西端,游客更加的少,连汽车都是偶尔的路过。我努力的迈着步子,想要快点看到西端道路上的拐角。越是急于想要的东西,越是见不到,就在我重新调整节奏想要以埋头的方式跑进的时候,却发现,道路转向了南,也就是到了养马岛的最西端。这个小小的结果是让人兴奋的。然而,想喝水的愿望越来越强烈。跑到这里的时候,稍许让人高兴的是,居民房屋多起来,生活的痕迹多起来。我努力的睁着眼,到处寻找可以买水的地方。

再一次遇到了岔路口,我没有沿着来时路继续向前,而是向南拐入村子,这样可以让我环岛之路更长,也可能找到卖水的地方。

在村子里,我的双眼不放过每一条胡同,希望看到一个小卖部的招牌,还是没有。在穿过村子的这条路到了尽头,也没有寻到。但我跑到了养马岛最南侧的路上,也就是说,沿着这条路一直向前跑,我将跑到天马广场。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终于见到了小超市。

小超市的门口用雨布搭了一个遮阴棚,棚下坐了三个人,吃着夏天的凉菜,喝着啤酒。见我满身臭汗的跑过来的时候,三个人端着酒杯的手僵在那里,直愣愣的看着我。

我顾自来到超市,推开门,进去后直奔放水的货架。拿了一听雪碧与芬达。在超市门口的一个小圆凳上,我大口的喝着雪碧。饮料的甘甜,在空调房里是喝不出来的,只有在此刻,跑了十多公里的时候,才是雪碧最有价值的时候。

渔村外码头里船

我向东望去,薄雾里隐约可见养马岛的跨海大桥,胜利即在眼前。手里的芬达,我要留着它,作为我成功环岛后庆祝的香槟。

从小卖部出来到天马广场这中间的一段路程,与我从天马广场出发时的那段路差不多,只不过,这是我走向胜利的路,心境与出发时有着天壤之别。我一手握着芬达,低头在心里合着步频的拍子,慢慢的向终点接近。

我一直跑到天马广场前马路上的红灯下的汽车停止线,才停下我的脚步。

我已经没有力气跳起来欢呼,解开腰包,摘掉帽子,一屁股坐在路边。我打开芬达,举起,向着天马广场上的马的雕塑“一碰”,喝下庆功的饮料。

至此,我完成了环跑养马岛一圈。

我的芬达


崂山茶

崂山茶购买微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