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登泰山

等泰山有四条线路,这四条线路不是登山的四个方向,是等泰山的四种方式。在我们住宿的宾馆有一个入口:天地坊。在登泰山的前一天,我们去实地考察,遇到一对母女也在考察线路,也就是从她们那里得知,天地坊是乘车的山上入口。在她们得知我们要徒步上山后,告诉我们,要去红门。

第二天一早起床,收拾登山的物品,出来宾馆,在楼下找了一个吃早餐的地方,填饱肚子,当天有一场“硬仗”要打,体力肯定会消耗很大。

在泰山脚下,实际上已经进入景区的范围之内,除了卖旅游纪念品的,在生活上的小店,很难区分是景区内还是景区外。在许多地方,只要进入了景区的势力范围,所有的商品都贵,贵的还很离谱。

吃完饭,在早餐店门口招了一辆出租车。出租车司机说,在旅游季节,他每天早晨就在红门与天地坊之间拉客,拉早晨爬山的和晚上在山上看日出的游客。在我们之前,刚拉了一车早晨下山的游客。

天地坊与红门之间并不很远。

下了车,我们直奔售票点。

接下来,就是走一级一级的台阶。在网上看到各种谈登泰山的文章,提到徒步爬台阶,也是各种感受,那都是别人的,只有自己去体验了,才是符合你的感受。在来泰山之前,我一直在坚持每天跑半个小时,这让我感到轻松很多。

这次出门,有一个遗憾,没带来相机。用手机拍照,总是不习惯,稍远点的景物,只能拍一个模糊的影响,用手机只是自拍、摆拍比相机顺手一些。

在我们沿台阶往上攀登的时候,遇到大批的人正从山上下来,有的人还背着帐篷。这些可能是昨晚上山,在山顶等待日出的游客。今天早晨起床的时候,看天阴沉,像是要下雨的样子,不知道他们是否看到日出,还是看到日出时的金光闪耀的云海。我们既然没有看日出的打算,就不去畅想了。

拍摄于泰山的中天门

沿路,会越过一座座的牌坊,看到立于路边的石碑与刻于山石山的墨宝,我一直在考虑这么一个问题:古人留在这里的石刻是出于什么目的呢?是邀请?还是类似于“到此一游”的私人行为?或者,我们认为,以书法的形式刻画于景区的是摩崖石刻,那种字迹歪扭的平常人写下的就是涂鸦了,会受到谴责了。

最有气势的登山,居然扛着大旗来爬泰山。

随着气温的升高,汗水低落的速度越来越快。只有不停的喝水,才能跟得上汗水流出的速度。当我们再次在一些标志物前留影的时候,发现脸庞已经绯红一片了。

泰山,山高林密,当我们以一个游客的身份来游览泰山的时候,总会是行色匆匆。我们努力的想记住路上的一切,唯恐拉下什么,只有不停的用影像去记录,却忽略了游览本身,变成摄影的旅途。也许,回家后看到那一张张的相片,蓦然发现,并未带回多少登泰山的亲临的感受。

在泰山,遍地的摩崖石刻。

任何一个地方,都应该是慢游,就想当地人早晨去泰山锻炼身体一样。呼吸那里的空气,享受每一级台阶的历史感。所以,再一次的,让我想起蒋勋在池上的日子,那样的悠闲自在,驻村结束后,蒋勋将带着整个池上回家。

泰山祈福的铜锁

这次出游,我带了罗新的《从大都到上都》,路上,我看罗新走过的一路,他们可以体验每一步的艰辛与快乐,去享受旅途的快乐。

而我们,依靠强大的交通力量,像变戏法,一会在这里,一会在那里,这中间的,只有“百无聊赖”。

任一个景点,都需要去阅读,一遍一遍的品读,才能品出味道来,或者像罗新那样,一个字一个字的去推敲。当我写本篇文章的时候,对于泰山的印象有点茫然,我把泰山之行当作纯粹的登山了。

崂山茶购买微信

游记:登泰山》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