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笔记:当地温度的热情

在《从大都到上都》中,罗新一行四人走进岔道城,在城里的“铁锅王”客栈里享受到了清凉。这个清凉在元代的诗句里也有记载,罗新引用了萨都剌的“居庸关,山苍苍,关南暑多关北凉”。还有明代的谚语“过了八达岭,征衣加一领”。

在夏季的旅游计划里,多数人一般会选择能够避暑的地方,北方的大草原是许多向往的地方。去过的人,回来后会跟大家分享在那里的冷。

我们这次出行选择的是泰山。

在火车站遇到朋友,他们要去西安,那里也是一个大火炉,无耐,去的目的是公干。朋友告诫我说,要对天气有个心理准备,前几天去济南看球赛,那气温简直没法忍受。

朋友看球赛的那几天,我也在与热浪做对抗,我感觉那已经很热了,泰安能有多热。

我们乘火车去泰安。车厢里,冷气吹拂着每一个乘客,这是一种体感很棒的温度。我打开手机,对比两地的温度,在未来一周里,温度差是8摄氏度,也就是说,我离开了避暑圣地,去“烤火”了。在火车的车厢里,我努力的想象着出火车那一刻的热浪扑面的感觉,这种体验曾经有过,我不觉得咽了一口唾沫,因为我讨厌炎热。

在走出车厢的那一刻,我努力的张开每一个毛孔,准备迎接泰安的燥热,就如同跳进热水里等待神经传来疼痛感,却发现气温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可怕,我们还是能够忍受的。这让我欣然。

出租车司机将我们送到他推荐的客栈里。

登记、缴费、进房间。

收拾停当了,步出客栈,上街去找吃的。坐了一上午的火车,肚里并不觉得饿。在客栈旁有一家小餐馆,点了俩菜,就着冰镇饮料,对付了一顿,大家都没有胃口。

没有胃口,对我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当高温影响到我的时候,最先失去的即是胃口。

果然,从餐馆出来的时候,我感到了泰安热浪的热情,那是热情的熊抱。

亏得离客栈不远,慌忙几步赶回房间,放足冷气,稍感舒服后,睡了个舒服的午觉。

醒来的时候,已是下午三点多。没事可干,我们想去为明天的登山探一下路。

当我们暴露在客栈门口的时候,强烈的阳光夹着热气,再次拥抱着我们。走了几分钟的时间,那衣服外的皮肤,被阳光晒得生疼,我觉得手背手臂像被烧着的木头一样,慢慢的变成黑色。这让我想起气焊。

如果你要说,为什么要去遭那个罪呢?

这个时间、目的地,是条件促成的,这炎热的天气是出行的副产品,我所期望的正餐是登泰山,任何事都不会是那么的完美,这就是我的出行态度。

这次出行,我带罗新的《从大都到上都》是正确的,这不仅是一本出行的书,同样,罗新也在忍受着炎热的痛苦。没带蒋勋的《池上日记》也是正确的,蒋勋将池上的美丽与清凉都写在书里了,在我目前这种情况下读《池上日记》的话,会改变我的心境的。2018.7.1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