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随笔(十五):暂停的跑步计划

世界像掉进烤箱里了,还没做好“受热”的准备,周遭已经处处高温了,警报的信息不断的传来。

睡了一个午觉,醒来时,我躺在床上,投过窗户,看着湛蓝的天,上面的几抹云,像被扫帚扫过而留下的碎碎屑屑,瞪眼瞧了挺长时间,也没见这些扫剩下的云有丁点儿的移动。

纱窗里吹进的风,像是空调的室外机排在屋外的热气进了房间。

躺在床上的身体,下面是透着热气的床单。冷饮已经对这样的天气无能为力了。我只能企盼白天赶快过去,在月牙升高的时候,屋外还能有降噪热的晚风。也就是靠着这夜间的风,支撑着我继续我的跑步计划。

在这么一个炎热的天气里,我居然给自己制定了一个外出的计划。前些时候,我还在担心下雨,雨的确没来,却要腾着热气去爬山。唯一能让我有稍许安慰的是出行的快乐。

要出行,忍受气温的煎熬与行走的艰辛,我的跑步计划当然也要跟着告以段落了。我希望,这次出行的行走,不要让我前期的跑步前功尽弃。

到外面的时间去看看,一直是我愿望。我一直在为外出最准备,在我的手头有太多外出的物品,比如我的电子表是户外的,我的背包也是户外的,早早的购入这些物品,不至于让我在出行的眼前花一大笔钱做准备。

在这之前,去过几个城市的某几个地方,那样的出行,满足不了我的要求,那些出行甚至称不上是走马观花。去一个地方,就要想办法去了解那里,事先的功课与途中的观察,其实,我更期待有蒋勋在池上那样的驻村机会。我没有蒋勋的生活,也就没有那样的机会。

不过,我的外出还是开始了,也许,这是以后我的一系列外出的起点,我需要去学习外出,那也是一门学问。

蒋勋在讲座里鼓励年轻人出去走走。我不再年轻,在许多年前,我就有了出去走走的想法,忙于世俗的事务,也是一个借口,一直拖到现在,也把自己的头上拖出了白发。

七年前,我初入骑行的圈子,迷上了骑行,看了许多骑行的书与故事。我也曾想着骑车去远行。出去不少次,却曾未在外面过夜。与几个骑行的朋友畅想过多次的骑行计划,都搁浅了。前几天,见一个朋友在分享骑行,我留言说“骑行,怎么不喊着我”,他却回答,我们去环骑半岛吧。我只能回答“可以考虑”,我也不确定是否有时间去做这件事。我更没有勇气丢下生活里的一摊子事出去逍遥快活。

在出发的前一天晚上,我收拾了出行所需要的物品。其实,物品都是现成的,斟酌了一下,哪些必须带,哪些可以不带。我不是去徒步,更谈不上是去旅行,尽量将物品带全了,以环节旅途的疲劳。

选来选去,还是装了一大箱子。我也知道,装在箱子里的许多东西,将用不到。可是,我已经习惯了多带一些。以前去爬山的时候也是这样,出去一天,我一般会带两天的口粮。如果真需要了,只能靠自己,野外是买不到的。

跑步随笔(十五):暂停的跑步计划》上有4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