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随笔(十四):我们的空间

入伏了,天气有点闷热。

再热的天,跑步还是要继续的,大不了多冲几个澡。

傍晚的茶园,不像白天中正午时候,阳光稀释了页的绿,此时,被阳光压制的绿色,正慢慢的从叶的表面渗出来。

茶园的间隙,种植着一垄一垄的玉米,一人多高整整齐齐的列好了队,它们挥舞着一掌多宽的叶子,像武艺高强的侠客,因拳速太快错生出来的幻影。

有了土地,就会有生命,植物的生命光彩,动物的生命光彩。在土地上的所有绿色掩盖下,是精灵的动物,此时,它们可能在窥视着道路上的人,也可能在叶下的叶上,美美的打着哈欠。

汗滴依然吧嗒吧嗒说掉在身上,掉在地上,能摔成八瓣。如果四周没有绿色,只有水泥的楼房,我还要忍受墙壁的炙烤。

前几天,我听一个饭店老板说,新的规划图显示,他辛苦建起来的农家宴将要不保。我十分的为老板可惜。可是,他的饭店,可以到别处去开,而这些土地上的茶园将再没有地方生根。

我在《“江北名茶第一乡”》中,写过,我们老家是崂山茶种植的大户,崂山茶也借上合峰会,知名度越来越高,还有茶农几十年的努力,一旦遇到开发规划,这些努力将功亏一篑。是否有这个可能,以后将会喝不到崂山茶呢?

邻家小妹说,她今年的崂山茶都卖光了,预订新茶的客户也越来越多,为了满足客户的需要,她还要顶着已经预警的天气去采茶。可是,当田地成为标的的土地,这些生计该如何来满足?

我坐着新开的地铁,想去欣赏沿途的美景,在穿过几片玉米地后,满眼尽是新起的楼房,有的还在施工,有的还在挖地基。这些新盖的楼房,像是插在玉米地里。中途,我下地铁几次,走出地铁站,要么是工地,要么是田地。我想,再过几年,这里将完全变为街头一角。

我继续跑着。

远处山峦进入夜空里,在山脊上还有夕阳最后一丝光亮。月牙儿已经挂在天空,赶早的星星兴奋的眨着眼睛。

每当有朋友来度假,都会惊喜于天空的星辰,那是在城市里抬头看不到的。这里还没有那么多的汽车尾气,大家可以贪婪的大口喘气,也可以像我一样,在跑步里顺畅的喘息。

夜晚,村民在广场上,坐着马扎,声音在晚风里铿锵清脆,合着爽朗的笑声,在屋檐上飘荡,然后飞向远方。

这样的日子,是否也会飞向远方,变成梦里的呢?我们跑步前行,将眼前的生活抛于身后,变成跑步随笔,或者几张可以用来对照的相片。

我们跑步的计划,哪里是终点?

我给自己在村口“划了一条线”,那是我跑的起点,也是我跑回来的终点。这条线告诉我什么时候应该起跑,什么时候应该停下。这去的线与回来的线之间,距离刚好能满足我半个小时的跑步要求。2018.7.1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