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年轻人喜欢旅行——读《从大都到上都》作者:罗新|燧石读书沙龙

一旦一个想要旅行的念头在心中萌生后,会时刻想着它。时间久了,还未能实现,会让人寝食难安。为了实现旅行,你能放弃什么?也许,能放弃的东西,没有一个具体的限度标准。

罗新,北京大学历史学博士,现于北京大学中古史中心工作。有从大都走到上都这个念头,是在完成此书的15年前。有这个念头,不是想法的刹那间闪现,是在研究、交流历史的过程中,让走的脉络清晰出来后才有的。

在《从大都到上都》中,罗新走的线路是古代皇帝的专有道路:辇路。专供皇帝走的道路并不稀奇,问题是,在辇路上有皇帝住宿的地方,称作捺钵。捺钵,元帝巡行途中的住宿顿之所,它对于皇帝还有另一层意义:元朝由蒙古族建立。蒙古族是一个游牧民族,成了统治者后,继续保持着游牧民族的习惯。捺钵就是其中的一项,并有皇帝在捺钵办公。

行走的线路有很多种,在旅行这个小范围内,有人的确在行走线路上能够标新立异。

罗新走的这条线路,显然是他的专业,是从他的研究里剥离出来的。这就不是那种游山玩水式的,这条线路是历史,是学识。跟着罗新的线路走,不是知道哪里有个好玩的景点,在那里食宿的问题,他告诉我们,经过的每个地方曾经发生过什么事,现在正在发生什么事。

这一点,又与阿兰·德波顿的《旅行的艺术》有区别,在《旅行的艺术》里,阿兰用旅行开头,用旅行结束,中间是艺术的故事,没有完整的旅行的线路问题。

应为辇路在历史上本就是一条路,罗新冲走辇路,有明确的线路,把这条路上能查阅的相关知识再次的汇集到这条路上来,读起来特别的过瘾。如果没有一点历史的、古文的知识,还真难以理解。

旅行真的有毒,一旦沾上,沁入骨髓,即便这个旅行是游山玩水似的。“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用书本的知识去理解行路。在谈到旅行与旅游的问题时,旅行的很不屑于旅游。如果旅行只是单纯的徒步,也是没有太大意义的。曾经,在我博客的访问量统计里有“关于旅行作家”的搜索词,旅行作家的生活的确让很多热衷于旅行的人感到羡慕,其实,作为旅行作家,在开始旅行之前,已经开始了“读万卷书”的活动,所以,才能在旅行的时候那么从容。

就如罗新,在重走辇路之前,已经充分了解了这条路上的事,所以,才能在《从大都到上都》里信手拈来许多行走之外的事。

在旅游中,遇到景点的时候,有导游的服务。导游的服务不仅在如何走上给予指导,更多的是讲解景点的典故等。如果旅行之前,不做好这些功课,那么,旅行根本不能如旅游有价值。

有些人将旅行走成了流浪,很多号称旅行过后都有这个感觉。问题即出在这里,没有知识的铺垫。

罗新的《从大都到上都》,对待这本书,可以当做旅行的书来看,但同时也要学习这本游记的形式,让每个人的旅行真正的有意义起来。


崂山茶购买微信

不只年轻人喜欢旅行——读《从大都到上都》作者:罗新|燧石读书沙龙》上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