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活动(9)

在带孩子去学画的前一天,斐发信息过来,问我第二天找个什么事做。我想了想,回复她说,我们去逛花市吧。

斐说,好,可以顺便买几盆花。

第二天,安顿好孩子后,我们一起开车去了离画室不远的花市。

早上九点半,市场里的人不多,有的铺面还没有完全开张。

我与斐并肩走在花花草草中间,评论着花。斐好像对话很有研究,她能叫出很多花的名字来,还能说出这些花的习性与如何养殖。

我那次去给斐的钢琴调音,并没有注意她家是否养了花。

其实,眼前的这朵花已经足够我看了。

虽然这里称之为花市,实际上还有虫鸟鱼,字画装裱也有。

在一家字画店的门口,一个老板向斐打招呼说,好久不见了。

斐说,是啊,得有半年了吧。

老板说,只多不少。

说着,老板望向我 问斐,这是你男朋友?

斐忙解释说,不是。孩子在一起学画。

老板“哦”了一声。

接下来,斐与老板谈着一些鸡毛蒜皮的事。

我却在想,这个老板说我是斐的男朋友,难道斐是单身不成?肯定是这样。

随即,我脑海里立即出现了另一个问题,那斐的老公呢?离婚?丧偶?还是其它。我疑惑起来。

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干脆不去想。她现在与我相处融洽,彼此喜欢呆在一起,就足够了。

在斐与老板道别后,斐跟我说,我以前经常找他装裱画,后来他搬走了。没想到搬来了这里。

其实,我真想问问斐的老公的事,可还是开不了口。

在花市的入口处,有一个小茶楼。我与斐踱进茶楼,点了一壶龙井,边喝边聊。

我问斐,你要买什么花?

斐说,还没看好。其实我也不知道要买什么,也许碰到了喜欢的才会买。

我说,遇到喜欢的,不容易。

斐说,是啊,有的时候,即使喜欢,拿回家也养不活。

我说,以你对花的认识,没有你养不了的。

斐抬头看了我一眼说,我养过许多花,为了养花,学了很多花的知识,可是,每当花到了手里,都养不好。

我说,养点简单的呗。

斐说,不用管理就能养的花,多没意思。

我们就在花市的茶楼里,喝着茶聊着花。

街上的人渐渐多起来,斐拿手机拍窗外的街景,然后拿给我看。

她拍了一个女人,在树下站着。

斐说,你说,这个女的在做什么呢?

我说,好像在等人。

斐说,我们看看她在等什么人吧。

我说,好啊。

树下的那个女人,站在街边,手里提着一个小包。她望着马路对面。我真看不出她是在等什么人,我给斐说的“等人”,只不过是随口说的。

那个女的 也挺奇怪,就那么站着,我看马路对面也没什么。

斐说,她在等男朋友。

我说,从时间上看不像,如果是男朋友的话,早就飞过来了。

斐笑了笑。

我们两个人盯着看,一直没有结果。

我给斐倒上茶。

我们端起茶杯,喝茶。

我问斐,你画画是为了玩还是为了赚钱。

斐说,我的画不值钱,偶尔的会送给朋友。

我说,你画的挺不错的,可以找人包装一下。

斐说,画画来卖,就会没有了画的兴致了。

我突然想起窗外站着的女人,遂望向窗外。

窗外的女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只留下一棵孤零零的树。

斐说,被男朋友接走了。

我说 希望是吧。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该回去接孩子了。从茶楼出来,我们开车回到画室去了。

崂山茶购买微信

新活动(9)》上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