纬八路怎么样?

人有一个惰性,所以我们谈毅力、坚持的意义。昨天的文章需要临时写,因为懒了一下,时间拖了一下,应该发布的文章就少了一篇。

在《从大都到上都》里,我读到一段有意思的话:

接下来的叙述中,引用了阿卜杜拉·哈克对他的保安局同伴说的话:罗瑞可不情愿坐上卡车了……这下好,明天一早我们还得回到河边那个上车地点,重新走一遍。

……

果然,在第六天的早晨,当阿卜杜拉·哈克和喀斯穆还在睡觉时,作者和可怜的阿齐兹一起返回哈里河右岸,补足了过河的这一段路程。

……

既然你说你要徒步穿越阿富汗,那么每一寸、每一尺的道路,你都该徒步。这才是人们所说的“用身体丈量大地”呢。

我也给自己定下了每天发一篇博文的“誓言”,偶尔的也会违背一下,用其它的时间将这片文章补上。在上面这段话中,记录的是对“徒步”的誓言,乘车的路段,用重新再走一遍的方式兑现。在我的博文里,说的是时间的问题。时间不能倒流,我只有今天把文章写好了,将发表的日期改作昨天了。

今天,在网站后台,我发现一个挺有意思的搜索词“纬八路怎么样?”我不知道这个“纬八路”是不是指的我的博客。如果是一条路的话,那这个问问题的就有点奇怪了。

那我就当这个人找的是纬八路随笔的博客吧。

借着这个搜索的关键词,正好聊一下我的博客问题。

在我以目前这种方式写博客,是从两年前开始的,我用碎片时间,写了大量的小文章,然后按照时间顺序,在博客后台设置成定时发布。最多的时候,我将文章排到了四个月后。所以,在我的博客里,会见到很多在某个固定时间发布的文章。

从去年开始,手头的时间少了,只能当天写,也开始出现文章断档的情况。不过,我觉得,文章断档还真不是没有时间,期间是有点懒散,把写博客的事推到第二天了。第二天就要写两篇了。所以,攒的最多的一次是2017年的十二月,正一个月没有写博文,至于现在的,都是我后来补上的。

有人说,写个博客,至于给自己上纲上线吗?博客,各有各的玩法,我只是坚持每天能发一篇文章这么一个最低标准,只要不低于这个标准就行。所以,要做到这一点,平时还是需要“跳一跳”的,站在原地可不行。

给自己做一件事,定一个最低的标准,长时间的坚持下去,会发现很多有意思的事。有些博主,想起来写一篇,想不起来就让博客一直在荒废着。我觉得,写博客,不是自己的事,也是博客的。你如果将博客当做你的附属品,那么,它可以存在,也可以不存在。如果,我们把博客当做我们的一个朋友,可以倾听你唠叨的朋友,是不是就不一样了呢?你是一个有困难想起朋友,没困难不找朋友的人吗?我想不是。

其实,我们写的很多东西,有几个人来看?

博客倒是像个录音机,把你的声音记录下来,存着。有一天,它再复述给你听,让你知道自己以前的声音。

如果“纬八路怎么样”真是找我博客的,我要这样说,纬八路是我话语的倾听者,我不是通过博客去展示我自己的文章,而是让人看到我与博客的交流。这个博客上留下了太多我的印记。

我给很多人看过我的博客,不少人说我的文章质量不行,顶多算流水账。而我却觉得,流水的是日子,正如珍珠项链上的那每一棵闪亮的珠子,每一颗都是那么的闪亮。

所以,纬八路怎么样?它不怎么样,它就这样!

2018年6月27日

纬八路随笔微信公众号

纬八路随笔微信公众号

纬八路怎么样?》上有4条评论

  1. 夜阑静

    先佩服一个,你这更新速度。
    我今年六、七月份尝试过每天一篇,最终以失败告终——40天才写了16篇。现在我争取能保持每周两篇的节奏。。。
    你写的这种平实的小文章最耐读。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