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边散步(8)

画画是个慢工,坐在外面等,也是无聊。

将孩子送进画室后,我提议,不如出去兜风吧。

斐欣然同意。

出了画室小院往南就是海边,距离不远,也就是十几分钟的车程。

下了楼,斐说坐她的车去。我自己也想这件事。她满身香气,留在我的车里可不是一件安全的事。

斐的车里,如她身上一般,满是香气。我夸奖她车内的香气。

斐咯咯的笑,说,我的车是我的第二闺房。

我说,了不得了,我进了你的闺房了。

其实,进了她的车,我才意识到,这个选择才是错误的。从她的车内出去的时候,我将满身香味,那个结果更加的严重。

海边,人不是很多。停好车,我们沿着沙滩散步。

我在想象着,如果我能跳出现在的位置,以第三人的视角来看此时的我们,是不是像是一对情侣在浪漫的漫步海边呢?

海风轻拂着斐的长发,长裙的下摆在斐的腿肚处摇曳。些许海腥里夹着斐身上漂来的淡淡香气。

斐问,上次没有给你填麻烦吧。

我知道,是媳妇的事。

我说,没事。

斐说,女人的感觉很细腻,能“嗅”出事情来。

我说,你说的真玄乎,那你感知一下,我有什么事情。

斐停下脚步,望着我,打量着我。

我有点发毛,但也有些期待。

斐说,你的眼睛告诉我……话没说完,弯腰笑起来。

只留我站在原地,傻傻的思量,有什么好笑的?

斐叉开话题。

斐说,她小时候经常去海边玩耍。

我说,我小时候就在海边长大。我接着说,那你小时候也不扔个漂流瓶,说不定我就能捡到。

斐反问我,如果你要扔漂流瓶,里面的纸条会写什么内容呢?

我说,也许会留个联系方式吧。

斐说,我会画一张画。

我问,画一幅什么样的画呢?

斐说,女人的心思不要猜,更不要问。

这话说的,不要猜不要问,干嘛还说。

我们找了块干净的地方坐下来。

望着大海,我突然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沉默的状态保持了好久。

我偷偷的瞄了斐一样,发现她也呆呆的望着大海,仿佛回到很久以前的记忆里。

斐是谁呢?我现在居然不认识她。我知道她住在哪里,知道她的联系方式,而我,对她的生活一点也不了解。她在我的认识里,如同鬼魅一般。

我努力的去寻找“真实”的意识,我是不是在梦境里?过一会,闹钟会把我吵醒。可是,与斐在一起却是这么的真实,在梦里,是不能看她这么的清晰的。

斐的手拢着双推,身体前俯在腿上。

突然,斐直起身子来,说,画室过几天有个写生,你去不去?

我说,去很长时间吗?

斐说,一天。

我说,看情况吧,如果有时间一定去。

斐点了点头。

……

不知不觉,孩子们将要下课了。我们赶回了画室。

纬八路随笔微信公众号

纬八路随笔微信公众号

海边散步(8)》上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