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芜季槿(桑芜季槿)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桑芜季槿)完整版免费阅读

长篇现代言情《桑芜季槿》,男女主角桑芜季槿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桑芜”所著,主要讲述的是:季槿觉得刺眼,伸手挡了挡,人也跟着醒来。楼下,传来细微声音。他听出那是佣人在布置餐厅,平时这些事情都是桑芜跟佣人一起做的,他的早餐也是她单独为他准备。季槿心情稍好些,下床,走进衣帽间换衣服...

点击阅读全文

桑芜季槿 金牌作家“桑芜”的现代言情类型小说,《桑芜季槿》作品已完结,主人公:桑芜季槿,两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编写的非常精彩:下午,主治医生过来查房贺季棠,医学博士,年纪轻轻就是脑外科的权威,人也长得好,185的身高,气质和风霁月的检查完,他看了桑芜一眼:“出去谈”...《桑芜季槿》第11章免费试读清晨,日光照进卧室季槿觉得刺眼,伸手挡了挡,人也跟着醒来楼下,传来细微声音他听出那是佣人在布置餐厅,平时这些事情都是桑芜跟佣人一起做的,他的早餐也是她单独为他准备季槿心情稍好些,下床,走进衣帽间换衣服下一秒,他...

桑芜季槿 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下午,主治医生过来查房。
贺季棠,医学博士,年纪轻轻就是脑外科的权威,人也长得好,185的身高,气质和风霁月的。
检查完,他看了桑芜一眼:“出去谈。”
...《桑芜季槿》免费试读清晨,日光照进卧室。
季槿觉得刺眼,伸手挡了挡,人也跟着醒来。
楼下,传来细微声音。
他听出那是佣人在布置餐厅,平时这些事情都是桑芜跟佣人一起做的,他的早餐也是她单独为他准备。
季槿心情稍好些,下床,走进衣帽间换衣服。
下一秒,他目光顿住——桑芜的行李箱不见了。
季槿拉开衣柜,果然,她带走了常穿的几件衣服。
他静静看了几秒后关上她的衣柜,如往常一般挑了套商务装换上,简单洗漱后一边戴表一边下楼,看见佣人随口问:“太太呢?”佣人小心翼翼地说:“太太一早提着行李箱走了,连司机都没叫。
她出息了!”季槿没理会,他坐到餐桌前用餐,是他习惯的黑咖啡加全麦吐司。
目光却被报纸新闻吸引,铺天盖地,全是他和白筱筱的绯闻,标题一个比一个怂动吸人眼球,季槿看了半晌,轻声问一旁的佣人:“太太走之前,看报纸了吗?”佣人老实回:“太太没用早餐就走了!”季槿抬头看她一眼,随即拾起一旁手机打给了秦秘书:“报纸上那些,你处理一下!”那边说了几句,正要挂电话。
季槿修长手指抠进领带结,轻轻拉松了点儿,语气很淡:“另外给我查一下桑芜把婚戒卖到哪了,下午四点前,我要拿到。”
对面的秦秘书怔了下。
半晌,她轻声说:“不可能吧!季太太那么爱您,怎么可能把婚戒卖了?”季槿的回答是挂断电话。
手机扔到餐桌上,看着那些新闻,他一点胃口也没有。
桑芜回到娘家,沈清正煲完汤,准备送到医院。
看见桑芜,沈清不淡定了。
她指着行李箱,语气不太好:“夫妻之间哪有不吵架的,男人偶尔偷吃也正常,那个白筱筱长得那么寒酸,腿又是瘸了的……我打听过了还是离过婚的,这样一个人根本不会影响你的地位。
我在季槿那里,有什么地位!”桑芜自嘲一笑,将鸽子汤用保温桶装好:“一会儿,我去医院看看爸爸。”
沈清瞪着她。
半晌,沈清拿抹布擦了擦手,气道:“你爸爸知道你要离婚,大概会被气死!桑芜……咱们退一步讲,就算你真跟他过不下去了,那你离婚就能过得下去吗?桑家现在这样子,你拿什么来支撑?”桑芜慢慢地拧着保温桶。
拧好后,她低头轻道:“总有办法的!婚戒卖的钱足够支撑爸爸半年的医药费了,哥哥的律师费……我打算卖了这幢房子,另外我也会出去工作养家。”
说完,桑芜目光湿润。
这幢房子是她母亲留下的,之前再艰难,都没有动过。
沈清呆住。
她没再劝了,但心里总是不赞同。
桑芜安顿好,两人去了医院。
经过治疗桑大勋的病情已经大致稳定,只是情绪有些低落,总归是惦记着长子桑时宴的未来前途。
桑芜暂时没提离婚的事儿。
下午,主治医生过来查房。
贺季棠,医学博士,年纪轻轻就是脑外科的权威,人也长得好,185的身高,气质和风霁月的。
检查完,他看了桑芜一眼:“出去谈。”
桑芜一愣。
随即,她放下手里东西,柔声对桑父道:“爸,我出去一下。”
片刻,他们走到一处安静的过道。
看出她的紧张,贺季棠给她一记安抚性的微笑。
随后,他低头翻看病案:“昨晚我跟外科室的几个主任商讨了下,一致建议桑先生后面接受订制的康复治疗,否则很难恢复到从前的状态……只是费用贵了点儿,每月15万的样子。”
15万,对于现在的桑芜,是天文数字。
但是她没有犹豫,开口:“我们接受治疗。”
贺季棠合上病案,静静看她。
其实,他们从前就认识,但桑芜忘了。
桑芜很小的时候,他住在她家隔壁,他记得每到夏日傍晚,桑芜卧室外面的露台就亮起小星星,桑芜总巴巴地坐着想妈妈。
她问他:季棠哥哥,妈妈会回来吗?贺季棠不知道,他也没有办法回答,一如他现在注视她,就想起三年前归国看见她结婚的消息,他以为她嫁给了爱情,但她过得并不好。
季槿冷淡她,苛待她。
贺季棠正想开口,对面响起一道清冷声音:“桑芜。”
是季槿。
季槿身上一套商务打扮,深灰衬衣、黑色西装……看样子是从公司过来的,他朝着这边走来,小牛皮鞋踩在过道里声音清脆。
稍后,季槿来到他们跟前。
他伸出手,声音慵懒中带了一丝轻慢。
“贺师兄,好久不见!”贺季棠看着面前的手,很淡地笑,伸手与之一握:“季总,稀客!”季槿一握即放,侧头看着桑芜:“去看看爸?”两个男人暗流涌动,桑芜没看出来,她不好在贺医生面前跟季槿黑脸,于是点头:“贺医生,我先过去了。”
贺季棠微微地笑了下。
小说《桑芜季槿》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