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清然沈廷煜(徐清然嘉佳)热门小说_《徐清然沈廷煜》全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徐清然沈廷煜一经上线便受到了广大网友的关注,是“徐清然”大大的倾心之作,小说以主人公徐清然嘉佳之间的感情纠葛为主线,精选内容:倒也不是她多保守,只是从小按部就班上学,工作,缺乏实践的对象,直到遇到眼前的男人。不得不说,她的初体验很好,男人一直很绅士,很照顾她的感受,即便在得到满足的事后,也没有起身就走,而是像对待亲密爱人一般抱了她许久,让她觉得自己被尊重,甚至被深爱着,这份温柔抵消了她第一次约的忐忑与自我怀疑。当然,她没有...

点击阅读全文

徐清然沈廷煜 小说《徐清然沈廷煜》一经上线便受到了广大网友的关注,是“徐清然”大大的倾心之作,小说以主人公徐清然嘉佳之间的感情纠葛为主线,精选内容:徐清然作为助理律师,是项目组的万金油,哪里需要去哪里,既没有带教律师,也没有负责的项目,所以每周的例行会议,她负责记录会议要点“好,接下来,我们讨论一下最新的项目根据业内消息,沈远科技计划收购胜普瑞智能科技公司...”肖主任说着,打开了她的PPT...《徐清然沈廷煜小说》第3章免费试读森洲国际机场,沈廷煜熟练地停好车,一手拉着行李箱,一手的胳膊上挂着西装外套,大步朝安检口走去,整个人气质沈越...

徐清然沈廷煜 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徐清然沈廷煜》是著名大大“”最新创作的一篇总裁文,讲述主角的爱恋故事,精彩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她寡淡地回答。
实际上,她毕业之后,一直在企业当法务,今年刚转入律所,确实是小助理一枚。
按林之侽的话说,她总是反其道而行,别人是律所当几年律师后转入企业,而她恰好相反。
...《徐清然沈廷煜》免费试读徐清然原以为自己的第一次会被她守到地老天荒,到死的那一天,也没机会体会到好友林之侽说的:男女之间的事,只有亲身体会了,才知道什么叫死了又活,活了又死。
倒也不是她多保守,只是从小按部就班上学,工作,缺乏实践的对象,直到遇到眼前的男人。
不得不说,她的初体验很好,男人一直很绅士,很照顾她的感受,即便在得到满足的事后,也没有起身就走,而是像对待亲密爱人一般抱了她许久,让她觉得自己被尊重,甚至被深爱着,这份温柔抵消了她第一次约的忐忑与自我怀疑。
当然,她没有告诉男人她是第一次,一是不想造成对方的心理负担,二是也不想让对方得意。
所以在开始时,她尽量装熟练而大方的样子,牢牢掌握了主动权,只是,到了最后一步,终是忍不住,“关灯吧!”男人听到她的话,轻笑出声,很轻很温柔,像是微风拂过,揉了揉她的头发,听话地起身把灯关了,陷入黑暗之中,徐清然总算松了口气,也庆幸关了灯,否则刚才太疯狂,她不想让对方看到。
啪嗒一声!男人起身打开了床边的落地灯,光线温和,把男人挺直的腰背线条衬托得格外流畅,徐清然不禁又觉得口干。
刚才出了一身汗,黏糊糊的难受。
“我去洗澡。”
趁他没转身,她裹着床单一溜烟进了浴室,颇有点落荒而逃的样子,直到氤氲的雾气弥漫,她才真正放松平静下来。
犯了个错!好友林之侽作为她性.启蒙“老师”,千叮咛万嘱咐,不要搞认识的人,尤其是她这样的菜鸟,很容易惹麻烦。
可是外边那个男人算认识的人吗?沈廷煜,作为森洲市知名人物,她当然认识他,但他应该是不记得她的,所以算不认识吧?今晚纯属意外,她多年不参加同学聚会,今晚是高中唯一好友程晨来森洲出差,组了个局,叫了几位同在森州的高中同学,她推脱不了只好参加,而后,便见到了沈廷煜。
沈廷煜不是她们的同学,当年他理科,她文科,井水不犯河水,唯一的交集是他与她们的班长徐阔是发小,班长徐阔也在森洲。
聚会时,班长也没有特意介绍沈廷煜,只轻描淡写道:刚刚跟他在谈事,顺道带过来蹭顿饭。
本也不用班长多介绍,在森洲混的同学,谁不知道沈廷煜?甚至平日喝酒吹牛时,也喜欢说一声,当年跟沈廷煜是高中同学,那小子是天才,在高中时就显露无疑,再讲些细节,以此彰显自己与沈廷煜很熟。
反而现在到了真人面前,都拘谨得跟什么似的,连句话都不敢主动开口跟他说,也不能怪大家,实在是沈廷煜这人,气质冷淡疏离,很不好相处的样子。
班长说他是来蹭饭的,还真是。
落座之后,就旁若无人,慢条斯理地吃着,并不参与同学之间的聊天。
徐清然也不太有参与感,若不是因为程晨,她是绝不会来参加高中同学聚会的。
但班长许久不见她,热情过了头,聊不到三句,便把话题引到她身上。
“清然现在是大律师了,都负责哪一类案件?我还只是助理律师,负责打杂。”
她寡淡地回答。
实际上,她毕业之后,一直在企业当法务,今年刚转入律所,确实是小助理一枚。
按林之侽的话说,她总是反其道而行,别人是律所当几年律师后转入企业,而她恰好相反。
“清然谦虚了。”
她是话题终结者,班长几次想跟她多聊几句,最后都讪讪收尾,加上别的同学对她亦是不感兴趣,话题很快就转移到了当年高中时期的风云人物身上,沈廷煜与温简,理科班的男神女神。
徐阔炫耀一般笑:“当年温简还追过沈廷煜呢,对吧。
徐阔!”一直没说话的沈廷煜终于开口警告,制止他再往下说。
徐清然多年没听到温简这个名字,心里沉了沉,有些茫然地看了一眼旁边的程晨,程晨则握了握她的手安抚,她的心情就此坠入谷底。
聚完餐,才知道程晨是今晚的飞机回栖宁市,班长作为她曾经的追求者,义不容辞送她去机场。
临出发前,朝不远处花坛旁正在抽烟的沈廷煜喊了一声:“你送清然回家走吧!”沈廷煜的眼神并未在徐清然的身上多留一秒,说完径直朝前边的车走去。
“不用了,前边就是地铁站。”
听到她的拒绝,沈廷煜才停下脚步回头看她,伸手把自己的手机递给她,没什么表情“你自己跟老徐说。”
他摆明了态度,送她只是听从班长的嘱托。
可在她看来,那只是班长随口一句礼貌的嘱咐而已,不用当真,哪用得着特意打电话拒绝?但眼前的沈廷煜显然是当真了。
“那麻烦你了。”
她也不矫情了,送就送吧。
到了她家小区门口,本是相安无事,但一路沉默的男人,在最后忽然说了句“我送你进去。”
徐清然回头看车窗里的男人,除了身份加持之外,外型更是无可厚非的矜贵帅气,大概是喝了一点酒的关系,对视的那一秒,她脑子里闪过林之侽的两句话:饮食男女,食色性也;这样的男人,搞到就是赚到!魔怔了一样!此时想起来,沈廷煜当时说送她上楼,应该就是单纯要送她上楼,确保她的安全,保证完成徐阔交代的任务。
而她,都怪林之侽这两年,不停给她灌输要好好享受青春,再不享受就要老了,那时,她是极度不清醒的,满脑子都是黄/色废料。
浴室里的水汽继续氤氲升腾,越冷静,越是觉得尴尬,无法面对。
小说《徐清然沈廷煜》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