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常温习读过的书_燧石读书沙龙

我有一个书架,上面摆满了我的书。可是,看着这些书,我总觉的我的书不止这些,可能是丢失了。但我却不知道丢失的是哪些书。

不知道哪些书丢失了,其实是忘记了读过的这些书。更别说书中的内容,因为我并没有过目不忘的本领。

读书是一种感受,体验,在读书的时候,书中的内容就在眼前,觉得这已经印入我的脑中了,实际上,当我合上书的时候已经忘记大半了。

我读阿兰·德波顿的《新闻的骚动》,读的时候,我见到一句话,大意是现在的新闻让公众愤怒,当时我还用铅笔标记下来了。可是,当我有一天要引用原句的时候,我怎么也找不到了。这就是读书的效率。

作家李敖有个习惯,将读过的好内容剪下来,分门别类的整理好,需要的时候,可以直接拿出来用。他这个法子不错,只是我不舍得剪书。不舍得剪书只能找不到。

孔老夫子说过,温故而知新,随着读过的书越来越多,需要温故的书也越来越多,想要知新,只能去读新书了。而我也清楚的知道,这种方式往往是黑瞎子掰苞米,掰一棒丢一棒。

我的建议是,时常去翻翻读过的书,不必从头至尾的细读,只要将划过的重点在温习一遍,前提是你有划重点的习惯。

读书,我觉得最好能写一点读书笔记,将当时的想法记录下来。有人喜欢在书上注解,那也更好。我们读书不是为了显摆,是自我学习的一种方式。既然是自我的,就不要自我欺骗,将书读成自己的。

今天,我把书整理了一下,发现有些书读了几页,比如手头的这本《中国人的病》(沈从文著),书中虽然用铅笔划过一些句子,可是上次读到哪里,实在找不到。

买来的书未读,实在是罪过。

我记得,与《中国人的病》前前后后一起买回来的书有好几本,那是我开始从当当网买书,因为方便,买了不少,就这么的“攒”下来了。在以前,我很少有书没有读完,那都是我从书店里淘来的,为了找一本自己喜欢的书,我要在书架前流连很长时间,那个时候,能够交钱的书,是当时很吸引我的。

以前,我写过一篇文章,《像读语文课本一样去读书》,现在看来,很难做到了。我现在想要做的,却是如何去把以前读过的书再温习一遍,要求的层次下降了。

近几天,我的博客里多了一个搜索的关键词“读不喜欢的书”,这也是我以前一篇文章的题目,我认为,读不喜欢的书,是为了扩大自己的知识面,只读一类书的话,很容易让人狭隘起来。我们知道,现在的网络大数据,会向你推荐同标签的内容,眼界就开阔不起来,在自己读书上,我们不能做这种IP推送的事,我们要为自己推送更多类别的书,让自己丰富起来。

纬八路随笔微信公众号

纬八路随笔微信公众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