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一家四口?(6)

今天,孩子的画室组织一个活动,上午连着下午,中午需要在附近解决午饭。凑巧有事要办,我把孩子送到画室的楼下就离开了。我跟孩子说,在下课的时候,我会来接,也可能回来晚一点,要孩子不要着急。

我走后不久,接到斐的信息,问,你去哪里了?怎么把孩子一个人丢在画室?

我说,我有点事要办。

斐说,什么时候回来?

我说,下课的时候,也可能晚点。

斐说,你去忙吧,中午我带孩子们去吃饭。

我说,不用,我尽量赶回去。

斐说,不用客气啊。

事情耽搁了,后面的信息没有接上。

等我忙完了,赶到画室,已经下课了。

我问画室的老师,孩子去哪里了?画室老师说,被某某妈妈(斐)带走了。

我拿起电话,打给斐。

我说,你带着孩子去吃饭了?

斐说,你回来了?

我说,嗯,刚到。

斐问,吃饭了吗?

我说,没呢。

斐说,过来一起吃吧,我们也刚进门(饭馆),我们在面馆,画室对面。

我走到窗前,看到面馆就在画室的马路对面。

进了面馆,我去要了四瓶饮料。

一张桌子,四个座位,斐的对面是两个小家伙。

孩子说,阿姨说你回来晚,她先带我吃饭。

斐的女儿在旁边说,来吃面是我提议的。

我伸手摸摸两个孩子的头,说,我也喜欢吃面。来,我请大家喝饮料。

我把饮料推到大家的面前。

斐嘬了一口说,还是那个味。

我问,你们不常喝这些饮料吧。

斐说,是啊。

我说,那今天就当过个年吧,以后不喝了。

大家拿起筷子来,开始吃面。

斐的面吃的很仔细,一根一根的吃。

我笑她。

斐奇怪,看了看自己身前。

我说,你一根一根的吃,要吃到什么时候。

斐说,吃的太快,会崩到衣服上的。

我偷偷的看了一下胸前,隐隐的沾着油渍。我感觉自己的脸有点发烫。

……

吃面条,能快一些。

吃完饭,我们重新回到画室里。

可能看到我与斐有说有笑,有一个家长问我,你们有两个孩子?

我看了看斐,只见她的面颊微微的有点发红。

我忙解释说,我们是两家人。

我们像是一家人吗?也许我们在外人眼里像是一家人呢。

孩子的画室,下午做手工,允许家长进入画室与孩子一起做。

我们四个人照样在一起。两个孩子在一起玩的很高兴。恍惚间,我感觉我们就是一家人。

不知道,在那个家长误认为我们是一家人的时候,斐是如何想的?

我一直在想着与斐的问题,这个问题不能直接去向斐去求答案。这让人有点煎熬。生怕,哪天斐嫌这个画室太远,而不再过来学习。万一我开口了,会让斐更早的不来这里呢?

看着我们现在的这个快乐瞬间,我真希望时间停滞在这里。

然而,好时光总是那么的短暂,两个孩子很快的做出了自己的作品来。当孩子将自己的作品交给老师检查的时候,我希望老师说不合格,重新做。

老师却说,孩子们的作品非常的棒。斐高兴的抓住我的胳膊,高兴的快要跳起来。

我怔怔的站在那里,不敢乱动,生怕斐撒开收。

下课时间到了,我们一起走下楼去,进了各自的车里。

再见,我们摇下玻璃相互的告别。

握着方向盘,我心里盘算着,我的心里还要装着斐一个周才能见到她。

下周见,我的心里又重复了一次。

纬八路随笔微信公众号

纬八路随笔微信公众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