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遇(4)

那天,去百货大楼的负一层对付一顿饭。

从一楼进门的时候,遇到了斐。

她穿一条浅色的碎花裙子,肩上背一个素色的面料包。在她从百货大楼里走向大门的时候,我刚好掀开帘子(门口塑料)要进去。

我跟斐打招呼。斐也看到了我。

我们两个站在门口聊了起来。

我问,逛街?

她说,嗯,今天把孩子送她姥姥那里。

我问,你喜欢一个人逛街?

她说,一般和朋友一起。今天打了一圈电话,都没空,我自己来了。

我问,吃饭了吗?

斐说,没呢。

我说,正好我也要去吃饭,一起吧。

斐说,好啊。

请斐吃饭就不能去负一层了。在这个商场的5楼,全是饭店。

在去楼上的电梯里,我问,想吃点什么?

斐说,我也不知道,随便吧。

我说,随便是最难解决的饭菜。这样吧,看你们女孩子喜欢吃串串,正好楼上有一家涮毛肚的店,那里的毛肚一串一串的,怎么样?

斐说,好啊。

毛肚店里的人不多。

我对斐说,你点五样,剩下的我来。

斐点了毛肚、鱼豆腐、小白菜、虾滑、粉皮。我添了羊肉、百叶、鸭血、虾等。

菜很快上来,我们边吃边聊。

我说,今天怎么跑这么老远来逛街。

斐说,家附近的地方,去的次数是在太多了,闭眼都知道卖什么。今天到这边来探索一个新据点。

我说,其实商场都是一个模式复制出来的,无论去哪里,想吃饭,一般都在商场的顶楼,或者顶楼的下一层。

斐说,是啊,但商场与商场的格局不一样,转过一个柜台看到的东西不一样。

我说,你这是“偶遇”。比如说今天,你遇到我。

斐说,算是吧。

我说,每天看一样的东西,的确容易视觉疲劳。就像家里,一些家具的位置常年不变,一旦换一下位置,给人新鲜感,像是搬了新家。

斐说,对啊。

我们就这么吃着、聊着,两个小时。

从毛肚店出门的时候,我问斐,下面要去哪里呢?

斐说,该去接孩子了。

我说,那我送送你吧。

斐的车停在商场前,一辆宝妈MINI。斐上了车,驶向门口,我忘着车的背影。

斐突然停下车,摇下窗玻璃,她大声说,下次请你吃饭。

我回应,好啊。

斐的车开出门口,一直消失在马路上的车灯光里。

我收回目光。

怪不得大家喜欢偶遇。

而遇到一个熟识的,却没有这么怦然心动。望着马路上来来往往的汽车,这里面的人,会不会在日后的某个地方相识呢?就像斐,也许以前的某个时刻,她也在我眼前驶过,只是没有给我留下有意识的记忆吧。

回到家的时候,斐发来信息,说她到家了。感谢我的盛情款待。

我回复,感谢你给我的“偶遇”。

斐回了一个“脸红”的符号。

纬八路随笔微信公众号

纬八路随笔微信公众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