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入非非(3)

男人见到漂亮的女人,总要想入非非。

很快,斐托着洗好的水果从厨房里出来。水果上没有水滴,被擦拭过。

斐边放水果边坐到旁边的沙发上,她拿起一个苹果,用小刀慢慢的削着。

我说,你太客气了。

斐说,没和你客气。

一个苹果很快削完。斐用小刀切下一块,递给我,说,吃块苹果吧。

我伸手接过。

斐则开始削另一个。苹果在斐的手里慢慢的转动,细细的苹果皮直垂到桌面上,盘起来,成了一小堆。

她的长发低垂在脸旁,妩媚动人。

削完了,她把苹果放在纸巾上,说,等师傅调完琴再吃吧。然后,将削下的苹果皮一点一点的捡拾到垃圾桶里。

我问,你为什么要带孩子去那么远的地方学琴?

斐说,朋友介绍的,去了后,给便宜了不少钱。那里的老师教的也不错。

我说,这周围没有好美术画室吗?

斐说,懒的去找了。你看我们去学画多好,认识了你,钢琴有人给修了。

说完,她微微笑了起来。

我说,千里学画,只为修琴。

斐说,也算是吧。

这个时候,调音师傅从房间里出来。

我问,好了吗?

师傅说,好了。

斐站起来身来,邀师傅过去坐。

调音师傅说,不坐了,还有好几个顾客呢。我们走吧。调音师傅望向我说。

我说,走吧。

斐说,坐一会再走。

我说,调音师傅还有顾客等着呢,下次吧。

斐说,钢琴调音多少钱?说着,去找她的包。

我说,孩子是学画同学,怎么好意思要钱。

斐拿出一叠钱,非要塞给我们。我们推掉了。

斐把我们送到楼下。我从后视镜里看到,直到车要转弯的时候,她才转身。

在车上,调音师傅说,哥,你什么时候勾搭的美女?

我说,滚一边去。

调音师傅没脸皮的说,哥,她家的那个琴,乖乖,十多万呢。

我说,你调过的琴也不少了,十几万的琴也不用那么大惊小怪吧。

调音师傅不好意思的说,哥,琴,我的确调过不少,可五万以上的,从来没有调过。

我转头看了他一眼,说,那今天你该庆祝一下喽?

调音师傅说,哥,你不用额我,今天该请客的是你。

我说,为什么?

调音师傅说,你是不是跟那个女的有一腿?我看她看你的眼神都不对。

我说,你个小屁孩懂个屁,还看出这个来了?

调音师傅说,反正不一样。

我说,你再胡说,看我把你踹车底下去。

调音师傅说,哥,你想“杀人灭口”。

我没理他。

隔了一天,我给斐打电话,问她,琴好了没有?

斐说,已经好了。

我说,那就好,如果再有什么问题,打电话告诉我。

斐说,嗯。

挂掉电话,我看斐的微信,最新的一条分享是一个小视频:她坐在钢琴旁,正在弹奏贝多芬的《匈牙利舞曲第五号》。我看着那条不断重复的视频,心想,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呢?

纬八路随笔微信公众号

纬八路随笔微信公众号

想入非非(3)》上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