沾花惹草(1)

周末,陪孩子去画室学画。

(一)

画室想的周到,开辟了一个家长休息区。配上小圆桌与椅子。旁边有热水供应。

家长们,抱着手机在这里等孩子上课。

在靠窗的位置,我找了一把椅子坐下。

旁边坐着一位年轻的妈妈(暂且称之为斐),一直在刷博客。我偷看了一下,斐好像是做微商的。

我警觉起来,别让她自拍,连我一起拍进去。

窗外刮进一阵大风,把斐的帽子刮在我的脚下。我给捡了起来。

斐放下手机,微笑着说了声“谢谢”,声音很甜美。

第一印象,斐是一个很有修养的女人。

我接着斐的“谢谢”,问,也是带孩子来学画的?

斐答到:是的。

我问,你的孩子在哪个班?

斐说,在这个班。边说边指向画室。

我说,我的孩子也在那个班。

斐惊喜道,我们的孩子是同学?

我说,是的。

就这样,我们聊了下去了。

不觉,到了孩子下课时间。我们一起到画室的门口,领了各自的孩子。

斐拉着孩子说,喊叔叔。

斐的孩子是个可爱的女儿,怯怯的喊了我一声“叔叔”。

我的孩子比较大方一些,没等我说,直接喊了斐“阿姨”。

这是我第一次见斐,我感到她身上散发出诱惑的味道。

(二)

隔了一周,依然是孩子学画的时间。

送孩子进教室的时候,我没看到斐的女儿。

转身去家长休息区,发现斐带着女儿走进画室。

我对斐说,来上课了。

斐的女儿见到我,依然羞羞的喊“叔叔”。

斐答道,是呀,你来的挺早。

我笑了笑,走向家长休息室。

不一会,斐也进来,径直走向我,坐在旁边的椅子上。

斐坐定后说,今天真热。

我看她脸上冒着细汗。

“你坐到这边来吧”,我让开了窗边的位置。

斐坐了过去。

斐打开包,从里面掏出一个餐盒,打开,是洗干净的樱桃。她把餐盒推到我这边,说,一起吃吧。

我们边吃边聊。

斐问我,孩子学画多长时间了?

我说,一年多。

我问,你的孩子呢?

斐说,差不多。

我问斐,给孩子报了几个班?

斐说,三个,还有舞蹈和钢琴。

……

家长们在一起,多数会聊孩子。

我问斐,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斐说,做代购。她问我,你呢?

我说,我是做乐器的,主营钢琴。

斐说,你那里有调音师吗?我买钢琴的那家琴行,每年过来给调一次音,总调不好。

我说,当然有,有时间我叫人过去给你看看。

斐说,太好了。

斐要了我的电话,加了我的微信。

我们继续聊。

我问斐,你会画画吗?

斐说,小时候学的,画的不好。

我问,现在还画吗?

斐说,有时间也画两笔。

我说,有机会让我欣赏一下你的画。

斐急忙说,不行不行,我的画没法见人。

我说,你别怕,我不会画画,我是画盲。

斐说,你真不会?

我点头。

斐说,我的话倒是能唬住不会画的人。

我问,你画多长时间了?

斐说,她一直在画。说完,拿起手机给我看她的画。

我凑过去看她的手机,斐的身上散发出一阵淡淡的香气。

手机里存着的,是翻拍的一本素描本。画的主题多是女孩,一个孤独的女孩。

斐画的是她自己吗?

纬八路随笔微信公众号

纬八路随笔微信公众号

沾花惹草(1)》上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