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今天撒了一把花的种子

窗外有一片草地,没有被好好的管理,有点杂草丛生了,这里说的杂草,像三毛的脑袋,孤零零的立着几株野草。看着怪可惜的,也为了每次能从窗户里看到美丽的风景,我去了买了一斤花的种子,准备在某一场雨后撒到地里。

雨,许久没有降下来。

今天早晨起床的时候,听窗外有沥沥的雨声,我大喜,可以种花了。

我的方法很简单,把花的种子扬到地上,可能这样的发芽率能低一些。

种子的数量很充足,我种了很大一片地方,只要这雨静静的下,不形成较大的水流,花的种子就有可能发芽、生根。

想象着窗前繁花似锦的样子,我打心里高兴。周围的人,也能由这花带给他们好心情去的。大家会怎么说呢?会说这谁种的花,真漂亮。

人喜欢赞美,都说忠言逆耳,可是赞美人的话,谁不喜欢听呢?反过来说,我们平时是否会将赞美的话挂在嘴边呢?当然了,我这里并不是让你去说指鹿为马的话,而是去发现周围人的优点,并奉上自己的赞美之词。有些人喜欢听赞美的话,却不会将赞美轻易的说给别人。赞美别人,是一种交流的方式,而且是一种利于交流的方式。

在工作中,我们最不喜欢听的就是“丧气话”,特别是在你兴高采烈的准备做一件事的时候,被人泼一盆冷水的时候。也往往是好心,说的人可能也并不是有心,只是说话的方式不好。表达一个意思,可以有很多种,当我们要表达一个意思的什么,为什么不用赞美的方式呢?

有一种与说话方式有关的说法,刀子嘴豆腐心,说的是,说话不中听,可人是好心人。能够得出这个结论来,起码的前提是与这种人有过一段时间的交往,也就是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问题是,我们每天要遇到形形色色的人,第一次见面就给人来一个“刀子嘴”的下马威,是任何人都受不了的。也不见得在“刀子嘴”后,就真的能人有机会再去表现一下“豆腐心”。所以,这种人一定会被打上“说话刻薄”的标签的。

所以,在与人的交往中,还是学着多说些赞美的话,曲线的表达自己的意见,不仅能让自己显得有涵养,重要的是能让人更好的接受,让事情变得的简单起来。也许,这属于说话的哲学的范畴吧。

但凡一个人听到难听的话,即使心里知道那是为他好,可是这种人却是凤毛麟角,不是人人都能做到,多数的人还是会在意说话技巧的问题,根本不会去思考话里的问题,就像一个菜放盐放多了,哪还会管这个菜的是否有机,是否有营养的问题。

当我们静静的思考一些问题的时候,会发现,赞美的话,也像地摊上的食物,被太多的酱料包裹而吃不出食材的品质来,这种东西吃多了,对身体是没有好处的。回到讲话上来,类似于“耳根子软,喜欢听好话”,这种话听多了,危害的还是自己。

在这里,我们就要学会去辨别,去分析,不走极端的方式,不能只听赞美,也不能只说好听的话,让赞美用到恰当的地方与恰当的人身上,对于赞美,我们只接受我们的实质部分。

这是本博客的对应公众号,但不是博客的简单复制,有公众号自己的特点。

我今天撒了一把花的种子》上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