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男寡女的盛宴

艾灸姐最近一直给我发信息,让我去她的会所喝茶。

为什么叫她艾灸姐?这姐开了会所,主要业务在推广艾灸,确切的说,是借会所吸引顾客去艾灸,顺便还有其它的业务可以谈。因为有会所的平台,起点高,谈的多是高消费的东西。

开始的时候,艾灸姐一天给我发许多信息,盛情邀请。我没有那么空闲的时间,艾灸姐追着我问哪天有时间,委婉的说已经不起作用了,她非要我去。干脆,我不再回信息。艾灸姐这才不给发“邀请”的信息了。她发的广告却一点也没手下留情,都如数推送给我了。

那天刚好路过艾灸姐的店,顺道进去看看。

艾灸姐见了我,没有“不回信息”的隔阂,依然那么热情。她是做生意的,不会在面上跟潜在客户耍脸色的。但我很清楚,她现在可能恨我恨的牙痒痒。

艾灸姐的会所一千多个平方,主题是茶文化,进了门后,艾灸姐领着我,一间一间的看她的茶室,介绍她的茶叶来源。

最后,艾灸姐带我来到她的办公室。在门外就能听到里面吵吵嚷嚷的。推开门,之间一群人散落在这个房间里,他们或坐或站,有的在喝茶,有的在聊天,有的在玩手机,还有的在做艾灸。

看来,这是一个更私人化的聚会。

见我们进门,大家停下手头的事,望着我们。艾灸姐将我介绍给大家,然后一一向我介绍屋里的人。总之,这个屋里的人都是哥们、闺蜜。

我坐在茶桌旁,旁边一个被称作岚姐的给我倒上茶。

因为相互不认识,气氛有点尴尬。艾灸姐说:大家玩自己的吧,我们谈点事。其他人继续做着手头的事。

我、艾灸姐,还有那个被称作岚姐的人在一起闲聊。通过聊天我了解,岚姐离婚了,是艾灸姐说让我给她介绍一个财主而得知的。

没有家庭拖累的四十岁女人,有点闲钱,可能只有在会所里打发时间吧。就像夏天的小卖部门口总围着一群打扑克的人一样,艾灸姐的会所里,每天少不了这么一些闲人,也许,正好由他们来提高人气,在遇到客人的时候,还能发挥一下托的作用。

艾灸姐一直邀我来她的会所,是想把我发展成她的下家,或者业务员,对此,我特别不感冒。第一,对她的产品没看好,第二,我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泡会所。

在艾灸姐提出要我卖她的产品的时候,我还是拒绝了,艾灸姐有着推销员的良好技巧,当场不再跟我提产品的事。但是,我清楚,她在寻找机会。

中午的时候,艾灸姐喊着屋内的人去会所旁的火锅店吃饭。

大家可能习以为常,浩浩荡荡的一帮人,挤在火锅前,有说有笑。一桌子人,除了我,他们都喝酒,而且是白酒。

差不多有半斤酒下肚后,这些人就露出酒意了。开始说荤段子,相互“揭短”了。办顿饭的功夫,一桌子人的隐私就说的差不多了。令人称奇的是,离异居然在这桌子人中占了大多数。

所以,我才会在题目里写“孤男寡女的盛宴”,其实,他们在会所里能做什么?无非是打发无聊的时间罢了。

吃完饭后,他们三三两两的约着,开车走了。我也不想再回会所,也向艾灸姐告辞。艾灸姐说:她下午也有个活动,回去交代一下也要出去。

昨天,我跟大葱说起这件事,大葱鼻子一撇,说:孤男寡女,干柴烈火罢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