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瑶初高禹川(怀双胎,我孕吐不停吓坏高冷机长)完整版在线阅读_(怀双胎,我孕吐不停吓坏高冷机长)完结版阅读

长篇现代言情《怀双胎,我孕吐不停吓坏高冷机长》,男女主角沈瑶初高禹川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沈瑶初”所著,主要讲述的是:沈瑶初怕被他发现,立刻收起了手机。高禹川身上带着与她一样的沐浴乳清香,蜜色皮肤身材精健,他上了床就直奔主题,明明没有太多技巧,却总能让她沉迷忘我。他们的身体是契合的。一夜过去,沈瑶初从干渴中醒来,浑身好像被碾压过一样,酸痛难忍...

点击阅读全文

怀双胎,我孕吐不停吓坏高冷机长 《怀双胎,我孕吐不停吓坏高冷机长》是网络作者“沈瑶初”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沈瑶初高禹川,详情概述:「瑶初,重磅新闻!慕以安回国了!」闺蜜苏晓发来的信息,让沈瑶初有些发怔慕以安,高禹川的白月光初恋女友而高禹川,此刻和沈瑶初在一起他刚洗完澡,围着浴巾从浴室走了出来沈瑶初怕被他发现,立刻收起了手机高禹川身上带着与她一样的沐浴乳清香,蜜色皮肤身材精健,他上了床就直奔主题,明明没有太多技巧,却总能让她沉迷忘我他们的身体是契合的一夜过去,沈瑶初从干渴中醒来,浑身好像被碾压过一样,酸痛难忍她...

怀双胎,我孕吐不停吓坏高冷机长 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瑶初,重磅新闻!慕以安回国了!」

闺蜜苏晓发来的信息,让沈瑶初有些发怔。

慕以安,高禹川的白月光初恋女友。

而高禹川,此刻和沈瑶初在一起。他刚洗完澡,围着浴巾从浴室走了出来。沈瑶初怕被他发现,立刻收起了手机。

高禹川身上带着与她一样的沐浴乳清香,蜜色皮肤身材精健,他上了床就直奔主题,明明没有太多技巧,却总能让她沉迷忘我。

他们的身体是契合的。

一夜过去,沈瑶初从干渴中醒来,浑身好像被碾压过一样,酸痛难忍。她感觉床榻的另一侧轻了,一回头,看到高禹川正在找衣服。

“要走了?”她问。

“嗯。”他回答。

酒店暖融的灯光,勾勒出他疏离的轮廓。沈瑶初安静地看着他穿衣服,没有开口挽留。

她很清楚,她只是他的床伴。

两年了,高禹川每次回鹿港就会找她,他们的相处也很按部就班:吃饭,看电影,上床,有时候会跳过前两个步骤,只进行最后一个。

他热烈的样子,她只在床上见过。

“礼物在桌上。”

这是他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

他转身离开,随手一带,“咔嗒”一声,门轻轻地关上了。

沈瑶初打开了高禹川送给她的礼物,是一瓶包装精致的香水,却让她忍不住皱了眉。

不把一个人放在心上,大概就是这样吧?同样的香水,送了三次。

到这一刻,沈瑶初终于心头一紧。

拿出手机,翻出微信里的高禹川——那个被她备注为一个“。”的账号。

想了许久,她打了几个字。

「以后,我们不要见面了。」

看着对话框里的已发送,沈瑶初局促地攥紧了手机。

许久,屏幕上出现了高禹川的回复,只有一个字。

「好。」

高禹川的回复就像童话里十二点的钟声响起,敲醒了穿着a货水晶鞋的路人公主。

沈瑶初忍不住嘲笑自己,她到底在期待什么?

高禹川是江北航空鹿港分公司最年轻的机长,收入不菲,长相英俊,是整个公司年轻女孩的梦中情人。

而沈瑶初,是江航鹿港分公司医鉴中心的航医,是公司里众多“年轻女孩”之一。

她和高禹川的关系,连苏晓都不知道。沈瑶初不知道怎么说,现在也挺好,彻底不用说了。

一周后。

快到下班时间了,没有病人,沈瑶初坐在电脑前写病历,苏晓突然冲了进来。

“瑶初!高禹川过来了!”

苏晓还在挤眉弄眼的时候,那个高大的身影已经推开了诊室的门,一身妥帖的制服格外显眼。

沈瑶初下意识抬头,就撞进了他漆黑如墨的眸子里,他面上没什么表情,只是看到是她的一瞬,眸中闪过一丝意外。

仅仅一两秒,两双克制的眼睛就不动声色地移开。

高禹川脸上是不易察觉的疏离冷淡,仿佛整个世界与他隔着一层厚重而迷离的雾气。

这时,慕以安从他身后钻了出来,大喇喇坐到了沈瑶初对面。

“一点小伤,非要来看医生,以前在飞行学校受过比这重得多的,我也就是自己擦擦药。”

慕以安名字软软糯糯,本人却是利落果决的模样,一身飞行员制服,穿得英姿飒爽。最近她在公司里很出名,是鹿港分公司有史以来第一个女飞行员。

“医生,麻烦了。”说着,慕以安递上了受伤的手。

高禹川沉默了片刻,对沈瑶初说:“她手上划了个口子。”

“嗯。”

沈瑶初不再看他,只是专心地为慕以安包扎伤口。飞行员不允许太大的伤口,好在她的创面很小。

两人走后,诊室里恢复了安静,苏晓终于忍不住开始八卦起来。

“真夸张,那么点大的伤口,来晚点估计都愈合了。果然初恋就是宝贝,分了两年了,还是这么上心。平时看高禹川总是冷冷酷酷,没想到还有这样的一面,果然还是对象的问题。”苏晓说:“不过,听别人说,高禹川这两年应该也是有女人的,有次他来体检,我们中心的护士说他身上有‘草莓’。谈了也不公开,估计是那种走肾不走心的cheapgirl。”

沈瑶初被苏晓说得面上有些发热,她不想承认,她就是苏晓说的那个cheapgirl。

“你说,高禹川还会不会和慕以安和好啊?”

沈瑶初收拾了桌面,“也许吧。”

“和你说八卦真没意思,我去找别的同事聊了。”

苏晓刚走没多久,门又被推开了。

沈瑶初以为是苏晓去而复返,忍不住皱了眉:“又有什么事?”

“……我来确认一下,这个药多久换一次。”

沈瑶初身体一僵。

原来不是苏晓去而复返,是高禹川去而复返。她有些尴尬,但还是努力保持着专业,向他解释了一下药的用法和换药的时间。

随后便是冗长的沉默。消毒水味很重的诊室里,明亮的照明灯映着两人刻意保持距离的影子。

高禹川拿着药,却没有出去,只是意味深长地看着沈瑶初,那洞悉的目光让她有些不自在。

“记不住吗?要我给你写下来吗?”她说。

他轻动嘴唇,淡淡地问:“最近还好吗?”

沈瑶初没想到他还会问和她有关的问题,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几秒后,才低声回答:“还好。”

他点了点头,出去了。

看着重新关上的门,沈瑶初心情有些复杂。刚要坐下,就看到地上有一张纸片,沈瑶初捡起来才发现是高禹川掉的收据。她轻叹了一口气,还是追了出去。

高禹川个子高,在人群里十分打眼,沈瑶初很快就找到了他。此刻他在走廊角落里和慕以安说话,她走近了些,才听到慕以安正在和他闹脾气。

“……”

“你以前从来不会主动和女人说话,我们分手以后,你倒是变了不少。你和我说实话,我又不会生气。那个沈医生,是不是你这两年交的女朋友?”

沈瑶初的脚步停了下来,攥着收据的手指不觉就握紧了些,把薄薄的纸张握得皱巴巴的。

下一刻,她就听见高禹川那熟悉的低沉嗓音。

“不是。”
小说《怀双胎,我孕吐不停吓坏高冷机长》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