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敬亭混混(我在八零追糙汉)_(于敬亭混混)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于敬亭的《我在八零追糙汉》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穗子不假思索,扯着嗓子喊道:“大爷!你领着这么多警察干啥啊!”穗子平日里声音不大,也很温柔,今儿这是真拼了,都快把自己的嗓子喊劈了。如果于敬亭还在里面打李有财,让这些人看到可没个好,她只希望街溜子今儿智商在线,千万别胡来。“穗子啊。”村长看到穗子停下来...

点击阅读全文

我在八零追糙汉 于敬亭的《我在八零追糙汉》小说内容丰富。在这里提供精彩章节节选:提及改名的事儿,于敬亭明显不耐烦起来“没事,不想说就不要说,我就不喜欢勉强别人——哎,你一会把我剪下来的辫子卖了吧?”镇上有收头发的,穗子这样又黑又长的辫子至少能卖几块钱,收上去的头发用来做假发出口“故意的?”这不明摆着让他内疚?“哪有?给姣姣买排骨嘛”穗子眼里闪过得意的小光芒这狡黠的眼神配上纯纯的长相,于敬亭舌尖舔了下后牙,看她的眼神也渐渐危险起来穗子聚精会...

我在八零追糙汉 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穗子火急火燎的冲向播音室,唯恐去晚了于敬亭就吃了亏。

刚到播音室门口,就见着几个人正准备推门。

穗子眼尖,看到村长领着穿制服的警察,手里还拎着个本。

应该是做户口普查的。

穗子不假思索,扯着嗓子喊道:

“大爷!你领着这么多警察干啥啊!”

穗子平日里声音不大,也很温柔,今儿这是真拼了,都快把自己的嗓子喊劈了。

如果于敬亭还在里面打李有财,让这些人看到可没个好,她只希望街溜子今儿智商在线,千万别胡来。

“穗子啊。”村长看到穗子停下来。

那俩警察也看过来,其中一个眼睛一亮。

“陈涵穗同学!”

“是你啊,廖勇同学。”

穗子认识廖勇,这是她中专同学。

见到熟人,穗子心里就更踏实了。

还用刚刚那个音量,努力东拉西扯,给里面的于敬亭争取时间。

“廖勇同学,原来你毕业后做了人民卫士啊,专门抓‘坏人’啊,真是非常适合你!”

穗子故意把坏人俩字咬的非常重。

提醒里面那个王家围子第一“坏人”,注意分寸,赶紧收手,时间允许的话,把现场也收拾一下。

这嗓子喊得廖勇耳膜嗡嗡的,疑惑地看着穗子。

陈涵穗同学在学校可是话非常少的,还很保守,跟女同学还好,跟男同学都不会说话的。

这回了老家后,不仅跟男人打招呼,还用这么大的嗓门?

“穗子,你认识这位同志?”村长问。

“他是——”

穗子的话还没说完,播音室的门开了,于敬亭扶着晕过去的李有财出来,一双利眸跳过闲杂人等,落在廖勇身上。

就见对面这个穿制服的小子,人高马大,浓眉大眼,脸上就差刻着四个大字:正义使者,于敬亭眯了眯眼。

“有财怎么了?”村长问。

其实这些人也是听到这“不同凡响”的广播后被吸引过来的。

赶上查户口,听到于敬亭霸占广播,忙过来看看。

“我跟他好好的讲了道理,这小子大概忏悔他的行为吧,羞愧的晕了。”

于敬亭的回答,让穗子眼睛都变大了。

什么叫把黑的说成白的,她算是见识到了,比起脸皮厚度,真没几个人比得过街溜子。

廖勇还在看穗子,没顾得上于敬亭说什么,跟着廖勇来的那个老一些的却是开口了。

“你就是于敬亭?我们接到群众举报,说你在这一代,欺男霸女,有这回事吗?”

“哪个群众说的?”于敬亭蹙眉。

那人指着晕过去的李有财。

“他身上的伤,是你打的吗?”

如果于敬亭回答是,至少也要被关上几天。

穗子看于敬亭横眉怒目,就怕他犯浑什么人都怼,忙用手拽了他一下,对着他摇摇头。

“我丈夫脾气是不太好,但说欺男霸女就过分了,有什么证据吗?法律讲究的是证据,我相信各位都是秉公执法的人,不会根据毫无依据的造谣胡乱抓人。”

“你是谁?”

“我是于敬亭的妻子陈涵穗。”

穗子故意避开李有财身上的伤是不是于敬亭打的,不正面回答。

“谁说我丈夫打人,就请提出有效的证据,人证,物证,总要有一样吧?”

昨晚看到于敬亭动手的那些,没有一个敢站出来,于敬亭平日里做的那些事,还没有不怕的。

“对对对,我们屯可是模范屯,要是有那种欺男霸女的事儿,我这当村长的可不能不知道。”村长马上接穗子的话。

屯子里出这种恶霸,也影响村长的连任,甭管有没有,那都是没有。

“跟你们举报的那个女人叫柳腊梅,她跟李有财存有事实男女关系,这俩人跟我有过节,四处说我家坏话,这个全屯的人都是证人。”穗子把方向朝着有利自家的地方拽。

“草!就知道是她搞的!”于敬亭正欣赏媳妇口齿伶俐的护着他,听到这句,植物又跑出来了。

穗子踩他,并用眼神警告他,不要说话!

于敬亭不服,穗子用口型无声道:上炕!

于敬亭不情愿地撇嘴,把头转到一边,脑子里想着一百种收拾柳腊梅的办法。

廖勇满脸惊讶,好半天才找到自己的声音。

“陈涵穗同学,你,你,你嫁人了?!”

当初在学校,喜欢穗子的人可不在少数。

穗子长的好性格也温柔,学习又是拔尖的,大家都以为她毕业后会被分配到高校或是稳定的企业,成绩好成她那样的稍微有点关系都能去好单位。

她毕业跟大家失去联系,廖勇怅然若失,好不容易见到了,她却说,嫁人了?!

一提这事儿,于敬亭就得意,不等穗子自己回答,那不安分的爪子就搭在了穗子肩上。

宣告主权!

李有财本来是被他扶着的,于敬亭一撒手,李有财就滑到地上,瘫成一坨。

“俩月前就跟我领证了,现在肚子里也有我的孩子了,哎,你是我媳妇在学校的同学?怎么没来喝杯喜酒?”

同样为雄性,于敬亭不会忽视这男人看自己媳妇的眼神不一般,啧,当他是死人?

“那你动作可真够快的。”老警察说道。

“男人怎么能快?哥们,你这话说的,我可不爱听啊,媳妇,你说是吧?”于敬亭痞里痞气。

穗子造了个大红脸,快当然是不可能快的,永远都不可能快的,她前世那么怕他也跟这事有关,又大又没完没了——呸!

穗子忙压下自己被街溜子带跑偏的思路,红着脸又踩他一脚。

“呃......”那说错话的老警察尴尬了。

现场除了于敬亭这个厚脸皮,没有一个人是自在的。

廖勇看看昔日校园女神,又看看于敬亭,于敬亭这形象,怎么看都跟好人不沾边。

倒不是说长的丑,实际上这小伙子个高人壮长得也精神,不说话时站在穗子边上,还有点郎才女貌的感觉,可一开口吧......一言难尽。

“陈涵穗同学,你真的——”廖勇想问,你是自愿吗?

“没有人强迫你吗?”那老警察直言不讳,群众已经举报于敬亭不是好人,现在看到于敬亭竟然有个高学历的漂亮媳妇,越看越怀疑。

“你特么的放什么——”屁字还没说出口,穗子下手了。


小说《我在八零追糙汉》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