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肉面的蛋炒饭

年底了,打车的人多起来。的姐江大姐这段时间顾不上吃饭,趁着过年的旺季,能多干一单就多干一单,年底的生意,直接决定过年的质量。

这天,江大姐与下车的顾客说了声“再见”后,看了看表,正好十二点,这些天忙拉客,中午的饭几乎没怎么吃过。想到这里也觉得肚子咕咕作响。这几年,江大姐明显感觉体力上不如从前了,有的时候出车个把小时就开始腰酸背痛。今天 正好到了饭点,无论多少,先垫吧点。想到这,江大姐边把表打到“暂停”,一边抬头看街边是否有小菜馆。

就在车前不远,有一家牛肉面馆。江大姐关好车门,向牛肉面馆走去。面馆不大,十张桌子。顾客们坐在桌旁,守着一碗牛肉面,刺啦刺啦的吃着面条。江大姐看墙上有菜单,就一样一样说看起来。

江大姐平时生活很节俭,到她这个岁数,上有老人需要补贴,下有孩子还在上学,遇到花钱的时候,能少花一分,绝不会多花这一分。此时,江大姐正在对比着牛肉面与蛋炒饭。牛肉面要十元,只有两三片的碎肉,几不如8元的蛋炒饭了,里面还能有一个鸡蛋。所以,江大姐点了一份蛋炒饭。

在这种地方吃饭,其实就图能少花钱把肚子吃饱,什么舌尖、美食,那都是扯淡。蛋炒饭端上来后,江大姐忙吃了起来,早点吃完,还能出去多拉一趟活。

吃完饭,江大姐擦了擦嘴,喊服务员“算账”,从兜里掏出十元钱递给服务员。服务员客气的说;因为年底,所有的菜品都加十元钱,蛋炒饭原来8元,现在合计应收18元。

平白无故的要加十块钱,把江大姐气得差点没反板眼,这跟抢劫有什么区别?服务员倒是不慌不忙,指着门口的小黑板说:门口的小黑板上写着呢。

江大姐进门的时候,根本就没注意还有个小黑板,可是,自己是个女人,也不能为这十块钱发泼不是,虽然心痛,江大姐还是安慰自己,出去多拉趟活就赚回来了。

重新回到出租车上,江大姐越想,就越觉得这件事有点憋屈,用语音把这件事发在出租车的微信群里。

一位出租车司机说:写在黑板上,只是个托辞,他们其实就是在勒索。你不给肯定走不了。这不是讲不讲理的问题,假如他们想要讲“礼”,在你要点餐前,他们会想方设法告诉你的。所以,平时在外吃饭,最好大家都相互交流一下,对那些不讲理的店,说一声,都不去。

这件事跟年前支付宝的花钱年报一样,用一行小字告知“你是否允许”的字样,大家根本都没看清楚。事后你发现问题了,去说,他们还振振有词。牛肉面的问题很普遍,不是一家或一个店面的问题,这种事解决起来,比一家店欺诈一百名顾客还难,在大部分的“原谅”里,解决流程太长是主要原因,而不是大家都喜欢原谅或者吃一堑长一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