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到底吃了些什么?_读《我在底层的生活》笔记009

一直听一些人说肯德基的汉堡在美国是穷人吃的,对此,我等没在国外生活的人很不好理解。早先的时候,对国外的饮食,感觉他们更多的是把人当作一个烧杯了,定量的输入,定量的输出,就跟在烧杯里添加试剂一般。而且国外这种对饮食的定量控制已经走进了我们的生活了,许多所谓的营养食物开始使用这些标准了。

读了芭芭拉的《我在底层的生活》后,明白了肯德基的汉堡在美国的社会地位了,相当于在农贸市场上那些为了维持“吃饱”状态的食物。汉堡这东西,相对于我国的饮食文化来说,更显得更低一个层次,只在吃完后感觉肚子涨的很,正如加了超量水的米饭一样,是耐不住消耗了。而这个汉堡却被归类到高热量的食物里,这只是相对于少体力劳动来说的,加入体力劳动强度较大的话,还不如一个馒头就咸菜顶饥。

你读芭芭拉的书,常见一些我们觉得是“美味”的、价格不菲的东西,除了汉堡,还有诸如三明治、披萨、番茄酱、罐头斑豆、起司、可乐、冷冻鸡肉馅饼等,我们正是把这些东西大量的给了我们的孩子吃。这真让人感到愧疚,我们原来拿美国底层劳工的食物喂养我们的孩子。在书中,却没有牛排这个在在我们的印象里标志美国饮食的食品。牛排在我们的国度里价格也不便宜,一般是小一百的价格。即使有些诸如59随便吃的牛排,那并不是牛排,类似一种火腿装的东西,没有一点牛肉味。这个牛排算是真正的奢侈品。

记得上大学的时候,吃饭比较便宜,蒜苗炒个豆腐皮,加几个馒头也不过两块钱,上学的时候,这也是便宜饭菜了,我却觉得比汉堡好,没有国外标注的热量问题,却也健康,如果有体力活动,加上一块钱,就吃到肉炒的菜了。

其实,我觉得国外的这种以热量的食物标准,不适合我们的饮食文化,我们的大部分食物并不是按照配方调制出来的,只有那些受国外文化影响的食物才会被配方限制住。比如说现在我们在网上看到的各种食物的配方,很多人在家里照着配方做些小点心类的食品,据说很健康。而我觉得,里面的那些添加的东西,本身就不健康。我们购买的点心,国家在控制添加剂的数量与品种,而小商小贩卖给你添加剂,给你个配方,添加剂超了,这个国家的标准是约束不了的,到头来,你还是吃不到健康的食品。

现在,我们吃的许多东西都被程序、数字化了,正如流水线上的一般,也如芭芭拉所讲的沃尔玛超市的工作流程,只有这样,才能做到标准化,才能控制一定量食物的输入能量与输出能量。人的消化系统却不是标准的。

在中国的配方里,最多见的是一幅草药有标准的量化指标,著名每一味药的重量,称出几副的量来,约么着分成需要的几份,有重量指标,却不完全依靠它。读过梁秋实的散文集《雅舍谈吃》,内有名菜若干,看过后直叫人直流口水,却并未在文中见些盐需要多克,油要热到多少度等现代菜系做法里标准的量。

我们怎么做一个菜?菜市场上,购买一捆菜回来,择完了,约么着切上点肉,准备葱姜蒜,锅刷干净,倒上油,约么着差不多了,放上肉爆炒,在放上葱等爆锅,约么着出味了,放上菜翻炒,差不多了,盛到盘里,一盘菜就算炒好了。这与汉堡比起来,哪个更健康?一个没有标准,一个是标榜健康的标准。

这是本博客的对应公众号,但不是博客的简单复制,有公众号自己的特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