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数据的作用_读《我在底层的生活》笔记007

在《我在底层的生活》一书中,作者芭芭拉一直在强调每小时的工资,所有生活的需求,都体现在那个7左右大小的数字上。这与我们的计算工资的方式完全不一样,我们的工资似乎更粗略一些。也有的很精确,特别是那种计件工资。

读完《我在底层的生活》全书,终于了解这种工资意味着什么,时薪更趋向没有保障,虽然它能标榜另一层所谓的加班的问题。我们时常听有人说加班不给加班费,而与芭芭拉笔下的时薪相比,生活的保障更高一些。我们的月工资,假设的是每天干八个小时,到月底,无论是否加班,都会收到一个月的工资。如果这个计算方式拿到芭芭拉书中的话:

加入时薪是7美元,每天是56美元,三十天应该是1680美元,如果每天加班一小时并不计算费用的话,仍然是1680美元。芭芭拉笔下的计算方式是每天干6小时,一个月的工资是1260美元,相差420美元,也差不多是芭芭拉书中租房的费用(可能比实际要少)。一天工作6小时,不满一天的工作量,兼职的话还会远远超过一天的工作量。而我们的计算工资的方式是满天的工作量。所以,对于底层的劳工来说,是非常不合算的。

芭芭拉的工资支取是安周算的,因为他们的收入很低,每天是量入而出,手里没有什么余款,而且,收入的相当一部分都花在“单品销售”的房租上了。为什么这么说呢?一天、一周、一月、一年的房租费用,按照这个次序平均租房费用,一般按年算的房租,在一天里的费用最低。劳工们的收入方式,只能按照较贵的方式进行。在芭芭拉的书中,不仅在盖儿身上出现过,在芭芭拉自己身上也碰到过。

美国科技发达,第一颗原子弹、第一颗卫星,还有发达的教育系统等,而这些科技教育的前沿并未与底层劳工挂钩,反而,底层的劳工成为美国科技技术等算计的对象,美国劳工的所处的生存环境,也正是科学算计出来的。

比如说劳工每次应聘工作前,都要进行一项测试,那其实是心里测试,将那些不符合企业要求的人员剔除在招聘的范围之內。有一个美国电影《分歧者:异类觉醒》,在那个虚拟的社会里,分成五个派系,分别是友好、诚实、博学、无私、无畏。电影的主角翠丝是属于无私派家庭,而这个无私派家庭正是无私的进行劳作的一族。芭芭拉书中的测试,也正是为了达到这个效果的。

对于心理研究者来说,他们的研究任务,如果同情于底层劳工,将会得不到高收入,甚至要穷困潦倒,反而,如果为沃尔玛这样的大雇主开发一套心里测试机制来选择沃尔玛需要的员工的话,一定会收入颇丰的。

在芭芭拉所遇到的那些同事里,基本都类似与《分歧者》里所描述的无私者一族,尽管芭芭拉一再的给同事强调不公平,大家还是对其漠然对待,无论是人还是事。

记得以前有人称赞美国收入的“隐私”,在今天看来,那不过是雇主不想让员工了解彼此的时薪数。芭芭拉还举例,《纽约时报》报道的诉讼案,一名女子得知,她与另一名男子干同样的工作,收入却不同,这就是工资收入隐私的弊端。

这是本博客的对应公众号,但不是博客的简单复制,有公众号自己的特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