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要两份工作才能应付的生活_读《我在底层的生活》笔记005

艾伦瑞克在感到工作的收入不能让她应付生活的时候,做出了兼职的决定。爱伦瑞克一直想要某一个旅馆干房务员的工作,问题是打了一圈的电话,没能找到录用她的旅馆。在找工作的过程中,艾伦瑞克总结出工作分工中的种族问题:

房务人员绝大多数是非裔美国人、讲西班牙语的人或中欧前共产主义国家的难民;另一方面,服务生则几乎清一色是只会讲英语的人。

当爱伦瑞克终于得到录用她的信息时,她发现,第二个工作依然是餐厅的服务生。这充分印证了她的上述总结。

当艾伦瑞克终于得到录用她的消息时,却是再度被指定当服务生。而这次工作的餐厅是全国知名的餐厅,店面与第一家餐厅差不多,客人数却是那里的三四倍。在这里的工作要求是:连续工作6到8个小时都不能坐下。那些吸烟人为了能在忙碌中抽上几口,在厕所门口的桌子上,像寺庙的香烛一样,一直燃着一直香烟,以便在路过的时候顺嘴抽上几口。一直燃着香烟,实为了节省点烟的时间。

一家全国连锁的餐厅,客人数是炉边(艾伦瑞克工作的第一家餐厅的名字)三四倍,卫生条件却让人胆战心惊:

地板上满是溅出来的东西而湿滑无比;每个水槽都被生菜碎屑、腐烂的柠檬心以及吸满水的面包塞住;餐厅里任何一个台面上都可能被上面经年累月溅出来的糖浆粘住手。等等。

同时做两份工作,需要艾伦瑞克在一家餐厅下班后,买一个辣鸡肉三明治在车子里狼吞虎咽的吃完,并将第二家工作餐厅的制服换上,这其中只有十几分钟的时间。

这样的劳动强度,经常让艾伦瑞克处于“跟着节奏”的状态,也就是心理学家称之为“神佑状态”的境界。还有另外一个问题困扰艾伦瑞克,那就是感觉到身体的酸痛,她开始猛吞止痛药,每次上班前都要吃四颗。

艾伦瑞克并不是完全呆在她体验生活的圈子里,她也会回家,回到真正属于她的圈子里,不过,在财务上,她还会保持体验圈子内的收支,如果有朋友请她吃饭,她回到体验的家里后,会拿出钱来存到罐子里,这表明她吃这顿饭花了钱。

艾伦瑞克去体验生活,不单纯是要闭着嘴巴只做事,她也需要与那个圈子里的人进行交流,包括同事与顾客,然而,这个举动被餐厅管理者发现,并受到了警告。

看到艾伦瑞克所写的底层的人的状态,让人很是压抑,那里的人就像一部机器一般,思想简单,简单到只是为了应付工作与生活的需要,每个人工作所赚的钱,只够维持“活着”,前提是身体健康。对于需要花钱才能享受到的活动、物品等,在他们心中没有概念。

就在艾伦瑞克工作的第二家餐厅,还有一个偷渡客,十九岁的捷克籍洗碗工乔治。乔治的偷渡身份,让我想起《信仰的国度》中作者所说的巴基斯坦人到国外打工,获得收入,并不是单纯的像找个工作那么简单,有可能就如此处的乔治一样,住宿、饮食、工作环境等,处处存在着危机。

在本书写到此处的时候,那些在社会底层的人,所面临的首要问题都是住宿,不是攒钱、贷款买房子的问题,都是保证不露宿街头。今天我在天涯社区看到一个帖子,说是美国穷人无家可归,露宿荒山野岭,下面的留言貌似不太同意这个观点,但,读了《我在底层的生活》后,却感觉,那是极有可能的,如果没有住宿的困扰,这些底层的人,完全有能力享受其他更美好的东西。

艾伦瑞克为了平衡收支,也是搬进了海外拖车公园第46号拖车屋,这个像哑铃一般,只有2.4米宽的小箱子里。艾伦瑞克对此总结道:住在这里(海外拖车公园)的并不是真正的人,而是被装在罐子里的劳动力,为了能去上班而被保存在不被热气烤坏的地方。


推荐阅读:

对一本书的总体介绍_读《我在底层的生活》笔记(003)序章:准备开工

陌生的环境,总叫人心理不踏实_读《我在底层的生活》笔记(00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